刘江的作品

导演刘江江:让温情好看的故事抵达观众内心刘江的作品cnr新闻

2022-07-04 16:20央广网官方帐号关注

北京时间2008年7月4日据中国之声《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新闻纵横》报道,“我爱这分离,爱这悲欢离合,爱这烟火的世界,对你的依恋总让我魂牵梦绕……”这是同名电影《人生大事》的主题曲,唱出了很多人的心声。

网友印象:珍惜眼前人。人生没有太多长远的前景。总有一个人会陪你兜风,却不能陪你一辈子!一次旅行有欢乐也有悲伤。

用喜剧的方式讲述生与死的故事,透过殡仪二代的成长与自我救赎透视人情与爱情。电影《人生大事》于6月24日一经上映,便好评如潮,口碑持续升温,引发了人们对生与死、超越生死的思考和讨论。

刘江的作品什么是「人生大事」?影片的哪些细节戳中了你?怎样才能“好好活着”直到死去?近日,导演刘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接受了中国之声《朝花夕拾》节目的专访,分享了他的成长经历和电影创作背后的故事。

刘江的作品导演兼编剧刘

电影的最终目的是到达观众。

对于电影《人生大事》成为近期票房黑马,导演刘表示,“几个都没想到”。他没想到会写这本书,从电视剧导演变成电影导演,扩大电影院线规模。

电影《人生大事》去年圆满杀青,但上映却一波三折。为了防控疫情,中间经历了撤场和复场,用导演刘的话说就是“一言难尽”。但他说,重新存档把他复杂的情绪一个个驱散了,就像拍电影的过程一样。在拍摄过程中,可能会“一地鸡毛”,但最后,留下的只有成就感。

电影上映后,刘看了一些评论,感慨地说:“看电影和拍电影是两回事。看电影就像看万花筒。每个人看到的模式不一样,每个人看完电影的感受也不一样。”他说,一开始会给自己很多预设,担心人们不喜欢这部电影,对口碑票房也有过期待,但一切顺其自然后,他的心情似乎渐渐平静下来。“一方面,我的职业梦想终于发芽开花了;另一方面,我认为电影的最终归宿是到达观众。在武汉路演期间,我们能够和观众一起看电影,对我来说是一种很大的幸福感和成就感。”

刘江的作品葬礼是我文学兴趣的启蒙。

谈及电影《人生大事》的剧本创作,导演刘表示与自己少年时代的经历有关。他从小生活在河北石家庄郊区。他舅舅和二爷都是木匠,专门做棺材生意。从很小的时候,他就看到他的院子里堆满了各种木材制成的棺材。这些棺材也成了他的“玩伴”。他经常躺在里面玩捉迷藏,然后听收音机里他叔叔的民谣。“到现在我还能记得木屑的味道,那是我童年最美好的回忆,也是这部电影采用儿童视角的想法来源。我觉得在孩子眼里没有生死这回事。”

按照刘的说法,在他们当地,凡是有白事的人都会变成“大人物”。俗话说“事已至此,衣被拂去”,“大”是当地方言,类似于电影中莫三妹的职业殡仪师,为逝者穿衣,安排后事。小时候,刘经常跟二爷去参加各种丧事。那时候葬礼很热闹,会放露天电影,会请民间剧团演出。“这是我最初的文学启蒙,后来上学的时候成了班里的文学积极分子。”

刘江的作品孩子眼中的葬礼和大人眼中的葬礼完全不同。刘说,长大后,他参加了身边已故亲人的葬礼,看到了葬礼的另一面。“你可以在一个葬礼上看到一个人的一生,可以知道周围的亲戚朋友如何评价你,可以看到一个家庭中成员之间的关系,甚至遗产分配的矛盾。所以,我觉得葬礼可以作为影片的一个切口。”

在成为电影导演之前,刘是河北电视台的一个话剧导演。他也拍过和葬礼有关的电影,所以一直想写一个葬礼剧本,但从来没想过怎么写。一天白班,刘路过工作单位附近的一家殡葬店,突然被眼前的画面吸引住了:一家殡葬店的老板正在店外的面包车里整理殡葬用品,而店里坐着一个小女孩,正在低头做作业。一束温暖的黄光打在她身上,角落里春天的感觉打在他身上,触动了他的心。同时也成为了电影中的经典场景。“我觉得整个画面充满了张力。在世人眼中这样一个‘冷’的职业背后有这样一个温暖的内核。是一个家。”于是,“人生大事”的前身和初版剧本——《上天入地》诞生了。

刘江的作品我只写我相信的东西。

这部电影最终将在武汉拍摄。除了演员朱一龙是武汉人,更重要的是,这座城市到处都是烟火。“我们要的是那种充满烟火气的故事,有新鲜的衣服,愤怒的马,鲜艳的颜色。”

谈及人物塑造,刘蒋蒋也多次称赞:“朱一龙带来了很多惊喜。”回想起和朱一龙的第一次见面,他至今记忆犹新:“当时我心里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感觉他整个气质和三哥并不矛盾,而是三哥的反义词。”但第二次见面,他觉得朱一龙“很快找到了莫三妹的门”。之后的妆容设定和前期拍摄就像孙武空完成七十二变一样。他觉得朱一龙就是莫三妹。

“朱一龙很有才华。我们可以把我们的造型设计作为他的表现工具。比如武汉当地胡同青年街的标花衬衫,他会在饭后撩起衣服的下摆擦嘴角;殡葬师有一个手镯,每次葬礼前他都会摩擦它。他能把这些细节融入表演,把人物塑造得非常丰满真实。”

刘江的作品江江还说,每场戏开始前,朱一龙都会找他谈剧本,甚至是鞋子要拖还是要踮的细节。“正式拍摄前,我们观察生活。他看到殡仪馆前有人拿着手机坐在车里发微信。他以为是三哥,马上就找到了人物的核心。之后这一幕就变成了三哥的样子。包括剧中三兄弟在不同场景中使用纯正的武汉话和武汉塑料普通话,都源于现实生活。”

除了男主角莫三妹,本片另一位小英雄吴小文的扮演者杨恩也受到了极大的关注。她在剧中的几场哭戏很有感染力,也被很多观众评价为“天才童星”。有一幕是吴晓文误吞弹珠。和她有对手戏的朱一龙甚至以为她在现场吞了弹珠,急忙问:“你真的被卡住了吗?”发现杨恩又表现好了,我就放心了。这部剧也源于导演刘的亲身经历,他的儿子曾因误吞东西而接受治疗,因此感触颇深。“我要求自己的是尽量写熟悉的内容,我不会写自己不相信的东西。”

刘江的作品我想编一个好故事。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中国人似乎忌讳谈论“白色的东西”。但在导演刘看来,中国人对死亡是非常浪漫和开明的。“中国的葬礼是丰富多彩的,包括纸装订、抬棺诵经、器乐组等。整个过程就是一个愈合的过程。和已经去世的人交流,就像他们还活着一样,这就是豁达的体现。”他认为,这件事不应该成为禁忌,就像一场婚礼,处理成千上万的家庭也充满了烟火气。

影片中在小细节上也有巧妙的展示,比如“上天”的殡葬店旁边有一家婚纱店,对比感很强。刘江说,这是他经过实际走访和考察后,根据自己的感受进行的设计。就像做新闻报道一样,要有多个视角,不能只听一家的意见。

当被问及他想通过这部电影向观众传达什么时,刘说:“我只是想真实地呈现这件事,没有任何目的。我还是想编个好故事。”他希望观众在看电影的过程中,能够收获一个好的故事,产生共鸣或者让自己更加豁达和快乐。

刘江的作品在拍摄过程中,剧本修改过很多次,但莫三妹和吴晓雯的故事线从未改变。这两个角色,就像童话里的人物——脾气暴躁的“小哪吒”和失意的“孙武空”,在现实生活中相遇了。如何看待这样的搭配组合?蒋江解释说,一方面可能和他之前做电视的经历有关,所以他自然多了一层观众的视角去了解观众的喜好;另一方面,他喜欢章回体的中国古典小说。哪吒和孙武空的共同点是都有叛逆的性格,都经历过重生。他们与莫三妹和吴孝文的性格非常相似,甚至包括其他人物,王和殷。他们四个人都被“抛弃”了,所以他们被分离重组,重新寻找生命的意义。

“我想表达的是,这群看似格格不入的人,既没有血缘关系,也没有地缘关系,处于一种无序的状态。他们在一个群体里取暖,一起成长,逐渐发展出比一家人更好而不是一家人的感情。这是一种让我着迷的故事气质。”

刘江的作品“天空中的每一颗星星都是爱过我们的人。”这部电影中的经典台词令人动容。影片中,殡仪业者被比作“种星星的人”。刘解释说,小时候听奶奶说过,“地上少一个人,天上就多一颗星。”中间做这个的摆渡人都是从事殡葬行业的,所以“植星人”就是这么来的。

“这是一个关于咸宜的有趣故事,老少皆宜.”蒋江如是说。

制片人:克莱尔·库·白中华

记者:程穗儿

编辑:张一成·苏尔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看川立场,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3law.com/03law/101756.html

(0)
上一篇 2022年7月4日 上午11:34
下一篇 2022年7月4日 上午11:3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