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就业男团”担纲《快乐再出发》赢得好评

因一档衍生节目《欢迎来到蘑菇屋》的意外好评,由2007年《快乐男声》13强中部分成员组成的“再就业男团”真的迎来了一档专属的团综《快乐再出发》。节目自上周播出以来,首播上线播放量就超过2000万次。

截至14日,加上已经播出的先导片、加更篇,目前已播出的两期节目累计播放量已达7500万次。对于一档几乎没做什么宣发、内容制作层面也延续着“穷游”路线的小众节目来说,《快乐再出发》几乎打破了国产真人秀综艺节目的一切规则。这种所谓的规则在近几年的户外真人秀节目里大行其道,即采用一线大明星、使用超高制作预算,在各种外景和置景、形式上花重金打造,似乎“大明星+大制作”的堆砌就能创造出好口碑和高收视率的节目。

而反观《快乐再出发》,这档节目从立意、形式到内容都在处处与综艺规则唱反调。首先,是没有什么名气的“过气”嘉宾,出现在节目上的陆虎、张远、陈楚生、苏醒、王铮亮、王栎鑫均来自于2007年《快乐男声》13强,之所以被观众称为“再就业男团”,其实就是因为他们这些年的发展并不尽如人意,像陈楚生几乎都是半退圈状态,其余艺人也都转入幕后,或者努力挣扎在演艺圈的边缘。

节目的制作同样没有什么特别的设计,节目将六位艺人重聚,但所谓的团综既没有设计什么高难度的环节,也没有试图打煽情牌,走怀旧路线。节目采取了与艺人咖位匹配的“穷游”方式,不过是找了一个荒岛让艺人们体验“荒野求生”。就连节目的名字启动时现场还在征求艺人意见,节目开机甚至没有什么正经的名字,连开机横幅都是用省略线代替。

节目上线仅两期,目前在豆瓣尚无评分,但在已经发布的网友评价中,给出五星评分的观众不在少数。不少观众感慨节目中嘉宾自然流淌的朋友情谊,对于略显粗糙的环节设计也放宽了评价标准,“老哥哥们就是有点石成金的能力,在无聊的策划下老哥哥也能凭借彼此的化学反应和团魂扭转乾坤,贡献许多快乐。”观众更是透过这档节目回想起2007年那个曾经为选秀歌手疯狂过的夏天,时间的沉淀提供的情绪价值无法替代,而这种慰藉恰恰是其他常规综艺所无法提供的。

据节目制作方、大千影业CEO赵林林介绍,《快乐再出发》采用了小成本制作的方式,现场剧本都来不及写,反而给了嘉宾很多自由发挥的空间,而这次“再就业男团”团综的反常规操作,其实恰恰得益于近些年影视寒冬后内容制作者的反思,“我想探讨内容到底能不能回归内容,如果不以流量为主导,我们做的东西它有没有价值,它的价值能不能被人看到?”当《快乐再出发》上线,不少艺人间的互动被观众“自来水”地进行传播,而松弛自然的真人秀节目也印证了综艺节目颠扑不破的真理,没有绝对正确的形式,唯一要追求的只有真正合适的嘉宾,和接近真实的表达。这或许也是观众对于充满了矫饰和包袱的明星综艺早已厌倦的另一种信号。

因一档衍生节目《欢迎来到蘑菇屋》的意外好评,由2007年《快乐男声》13强中部分成员组成的“再就业男团”真的迎来了一档专属的团综《快乐再出发》。节目自上周播出以来,首播上线播放量就超过2000万次。

截至14日,加上已经播出的先导片、加更篇,目前已播出的两期节目累计播放量已达7500万次。对于一档几乎没做什么宣发、内容制作层面也延续着“穷游”路线的小众节目来说,《快乐再出发》几乎打破了国产真人秀综艺节目的一切规则。这种所谓的规则在近几年的户外真人秀节目里大行其道,即采用一线大明星、使用超高制作预算,在各种外景和置景、形式上花重金打造,似乎“大明星+大制作”的堆砌就能创造出好口碑和高收视率的节目。

而反观《快乐再出发》,这档节目从立意、形式到内容都在处处与综艺规则唱反调。首先,是没有什么名气的“过气”嘉宾,出现在节目上的陆虎、张远、陈楚生、苏醒、王铮亮、王栎鑫均来自于2007年《快乐男声》13强,之所以被观众称为“再就业男团”,其实就是因为他们这些年的发展并不尽如人意,像陈楚生几乎都是半退圈状态,其余艺人也都转入幕后,或者努力挣扎在演艺圈的边缘。

节目的制作同样没有什么特别的设计,节目将六位艺人重聚,但所谓的团综既没有设计什么高难度的环节,也没有试图打煽情牌,走怀旧路线。节目采取了与艺人咖位匹配的“穷游”方式,不过是找了一个荒岛让艺人们体验“荒野求生”。就连节目的名字启动时现场还在征求艺人意见,节目开机甚至没有什么正经的名字,连开机横幅都是用省略线代替。

节目上线仅两期,目前在豆瓣尚无评分,但在已经发布的网友评价中,给出五星评分的观众不在少数。不少观众感慨节目中嘉宾自然流淌的朋友情谊,对于略显粗糙的环节设计也放宽了评价标准,“老哥哥们就是有点石成金的能力,在无聊的策划下老哥哥也能凭借彼此的化学反应和团魂扭转乾坤,贡献许多快乐。”观众更是透过这档节目回想起2007年那个曾经为选秀歌手疯狂过的夏天,时间的沉淀提供的情绪价值无法替代,而这种慰藉恰恰是其他常规综艺所无法提供的。

据节目制作方、大千影业CEO赵林林介绍,《快乐再出发》采用了小成本制作的方式,现场剧本都来不及写,反而给了嘉宾很多自由发挥的空间,而这次“再就业男团”团综的反常规操作,其实恰恰得益于近些年影视寒冬后内容制作者的反思,“我想探讨内容到底能不能回归内容,如果不以流量为主导,我们做的东西它有没有价值,它的价值能不能被人看到?”当《快乐再出发》上线,不少艺人间的互动被观众“自来水”地进行传播,而松弛自然的真人秀节目也印证了综艺节目颠扑不破的真理,没有绝对正确的形式,唯一要追求的只有真正合适的嘉宾,和接近真实的表达。这或许也是观众对于充满了矫饰和包袱的明星综艺早已厌倦的另一种信号。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看川立场,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3law.com/03law/102797.html

(0)
上一篇 2022年7月15日 上午1:53
下一篇 2022年7月15日 上午1:53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