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嘉行开始上杨幂 嘉行 杨幂

最近Vin和嘉行传媒十年合约到期,选择单飞,相关条款到顶。

他是嘉兴建市以来的第二位核心艺术家。上一次,签约五年的Nikki想靠自己创造更大的世界,却遇到了职业危机。

这让人们对Vin的未来充满了猜测。

事实上,相比其他影视+艺人平行公司,嘉兴核心艺人的忠诚度较高。不仅仅是因为85头花旦杨幂能用好蛋糕带人,更是因为嘉兴戏的造星能力一再被证明。

但是,市场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当杨幂的王牌失效,嘉兴创造爆款剧的概率降低,似乎预示着嘉兴曾经引以为傲的影视+艺人双轮驱动模式开始松动。

01

礼包,已经成为过去了?

《传媒元年》强势崛起的嘉兴,凭借杨幂的明星光环,树立了嘉兴剧的品牌,推动了国内娱乐电视剧“以新带旧”的选角模式。

从2016年至今,杨幂主演了10部剧,其中8部与嘉兴旗下多位艺人并列,被网友称为“权力家族军”。

2017年播出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聚集了近十人,包括迪丽热巴、文戈、黄梦莹、文、韦恩、王治钧、斑比、戴斯和赖艺。“豪华”阵容堪称嘉兴群楼。

这种现象级的爆发让所有参与的嘉兴艺术家或多或少都得到了分红。

尤其是迪丽热巴、文戈和黄梦莹,他们的人物和场景都非常精彩。前者凭借《白九峰》首次获得白玉兰奖最佳女配提名,地位进阶。

杨幂不遗余力帮他的艺人疯狂刷脸,初见成效。这个逻辑不仅用过,还“后继有人”。

在迪丽热巴爆炸之后,帮助杨幂分担“牛奶新人”的重任也就顺理成章了。

在过去的五年里,她主演了10部戏,其中6部有相同的外貌。

除了上一部《三生三世枕边书》的部分原班人马,还有袁雨萱、易大千、法耶、王一鸣、庄大福等近十位新面孔。里面有“贾”,就像《十里桃花》的抄本一样。

即使迪丽热巴在外面玩,他也要把门锁上。

幸福,触手可及!长歌行有易大千,王一鸣,易大千,故人归来有王菲。

艺人迭代很快,但嘉兴剧的反响却在下降。

无论是杨幂主演的《谈判家》、《梦幻情缘》、《风暴之眼》、《迎娶珍珠夫人》,还是迪丽热巴主演的《一千零一夜》,都无法再现三生三世的盛况。

这种错位使得嘉兴后来签约的新人难以脱颖而出,“以旧带新”的赋能失败。也消耗了成熟艺人尤其是当红艺人的人气和评论。

从饭局圈嘲讽嘉兴戏,到抵制主演,这是一个大礼包,可以透露粉丝的不满。

客观来说,自制和大礼包叠加的嘉兴戏,优劣突出。

优势在于影视产业链中明星演员、制作能力、IP这三个环节被平台视为香饽饽,给了嘉兴一定的议价权。

而且大礼包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消化选角问题。

自演可以限制演员的高片酬,有利于合理控制项目成本。

戏外之后,嘉兴艺人打包主演,让片方享受“买一送一”的优惠价,以此来容纳人或置换资源。嘉兴新人因为前辈的成就得到了露脸的机会。

这对当时背负着对赌协议的嘉兴,一举多得。总之,大礼包背后的利益网络比想象的要复杂。

缺点是嘉兴剧题材狭窄,以古代木偶和都市情感回路为主,抗风险能力较弱。

一旦市场风向发生变化,就很容易掉队。

虽然也有舒适区之外的偶发性题材,如当代国安城市反谍剧《风暴眼》和医疗情感剧《谢谢医生》,但前者的成就不免让人对嘉兴探索新题材的信心大打折扣。

此外,项目进度在一定程度上与嘉兴头部艺人潜在的舆论风险挂钩。

大礼包模式下,艺人N没有新鲜感,观众审美疲劳——迪丽热巴、文哥、迪丽热巴、文,粉丝抱怨他们在鼓吹“扶贫”。

由于供需双方不同群体的判断标准不同,礼包有利有弊。

现在,这种选角逻辑面临挑战。更准确地说,生长的土壤变了。

行业秩序重回正轨,平台和电影选角符合中国演员,政策调控凸显大礼包弊端,挤压其生存空。

嘉兴的、Vengo、Vin等核心艺人频繁接戏,嘉兴中坚杨幂放缓接戏步伐,受疫情影响,也促使亲华军“分道扬镳”。

贾的新人大部分被分散到各个生产组自力更生。

回顾嘉兴礼包工作人员最后一次亮相,是2019年4月开机,杨幂、Vin主演的《风暴之眼》。韦恩、黛西、王治钧、易大千、王一进、张松等人纷纷亮相。

从此,在杨幂和迪丽热巴主演的剧中,很少出现“熟悉又陌生”的面孔。

被诟病多年的狂欢已经过了全盛时期。

02

甲剧和米家军没落了?

互联网对影视行业的影响是深远的。贾既是见证者,也是参与者。

看嘉兴剧的制作人名单,会发现和视频平台的关系数不胜数。

《亲爱的翻译家、谈判家》和《美丽的李慧珍》的联合出品方是乐视视频,后者由芒果影视控股。

有《火如歌》里的优酷,《另一半》里的你我,还有腾讯控股的企鹅影视《三生三世枕上写书》《互助夫人》《爱情二八定律》。

从版权剧到定制剧、自制剧,从操盘手到平台内容提供商,嘉行剧的崛起之路,除了给杨幂和迪丽热巴两张王牌,还依靠视频平台巨头,获得流量时代的主题红利。

换句话说,嘉兴掌握的财富密码的精髓是天时地利人和。

平台上庞大的受众和优质的宣传资源,为嘉兴剧不断刷新市场份额、网络人气和在以年轻人为主的网络一代中的存在感提供了硬件基础。

嘉艺人也趁机吃了播出频道的红利。

因为杨幂和迪丽热巴作为腾讯视频代言人的关系,他们的剧大部分都在腾讯的口袋里。

其余嘉兴核心艺人,主演的剧集也多次登陆腾讯视频。

让Vengo吃到《鬼吹灯》IP红利的《怒青湘西》、《龙陵谜洞》,由企鹅影视控股,腾讯独播;

搭档马伊俐《旗袍美女探秘》由企鹅影视出品,在腾讯视频、北京卫视播出。

《特别行动》一马当先,由央视、企鹅影视联合出品,登陆中央八套,在腾讯、爱奇艺同步播出。

让小鹿斑比小红的屠龙记由腾讯制作播出。里昂的大IP剧《仙尘》也是腾讯系统播出的。

嘉兴仿佛在屏幕上开启了另一种不同于“以旧带新”的模式。

这种隐性模式避免了权贵集团的负面舆论,而是与花旦的人脉编织了更广泛的资源网络。

这种与明星的裂变效应,在2016年嘉兴与芒果影视签署的战略合作协议中体现得更加淋漓尽致。

基于此协议,嘉兴与湖南卫视、芒果TV达成深度绑定关系。双方在影视制作、IP开发、新人发现和培养等方面合作。

这为嘉兴艺术家搭建了更广阔的舞台,闯入主流视野。

文哥和里昂主演的《雷霆勇士》,文哥主演的《太阳里的诞生》,还有我站在桥上看风景,当时还在嘉兴的妮基主演的《我在看风景》,都在湖南卫视播出。

Vin主演《我爱你,这是最好的安排》《我和我们在一起》,Leon主演《我的波塞冬》,登陆芒果TV。

接了一个国外的节目,帮嘉兴艺人上了华策、宁蒙、万达等知名影视公司。,甚至获得了国家卫健委专项的最高检和官方背书,增强了核心竞争力。

必须承认,嘉兴戏曲和米家浜曾经创造过辉煌。

但是嘉兴内部艺人梯队的马太效应越来越严重。

不算刚单飞的Vin,嘉兴目前签约演员23人。除了杨幂和迪丽热巴,其他艺人大多是二线及以下。

“元老”级别的艺人冰火两重天——只有戏路很广的文哥和王治钧中年还行,而黄梦莹、黛西、莱昂等人因为错过了走红的最佳时机,在大浪淘沙中逐渐边缘化。

新生代很难——李婷婷、袁雨萱、黄洋典天、易大千、朱子杰等95朵花在市场上没有竞争力。

优秀的艺术家不会选择。

事实上,自成立以来,嘉兴一直在不断地为艺术家队伍增添新鲜血液。

在2012年签下迪丽热巴、文戈、文、莱昂、尼基等第一批艺人后,他们还签下了韦恩、黛西、斑比、赖艺等人。

2017年,官方公布新加入的李婷婷、葛世敏、袁雨萱,带了95朵花。2018年,更年轻的庄、秋田、范志新等6位新生代报名。

第二年,我们签下了黄洋典天和张等“童星”。去年,嘉兴迎来了两位新人:韩和。

十年,“强军”发展到第六代。

除了签约专业院校毕业的新演员,嘉兴也开始布局偶像产业电路。

嘉兴心悦成立于2018年,负责培训学员。第二年,它派出六名新人与男团创始人迪丽热巴一起参加腾讯的节目《创造营2019》。

虽然成员全部落选,但他们四人加上嘉兴新成员周克玉,在节目结束不到半年的时间,正式推出了男团BEST Beach Market。

爱豆跨界演出,是爱豆在内部娱乐缺乏舞台的环境下延续生命的主要方式。

换个角度来说,这也是贾为了补充自己剧组的实力所做的努力。

BEST出道那年,佳兴制作了校园剧《我记得那个男孩》,由团里所有成员表演,周克玉担任男主持,堪称量身定做。

该剧由腾讯视频和芒果TV付费——嘉兴爱豆和同一个公司的演员享受几乎一样的待遇。

但是爱豆的演出在网剧里都是在家里举行,而嘉兴触网后制作的剧质量参差不齐,一些题材普通的常规剧,除了艺人之外都很弱。但关的演技已经证明,爱豆的转型演员很难破壁。

03

影视+艺人,双轮驱动失败?

电影制作和艺人经纪双轮驱动,是嘉兴一直践行的运行机制。

早期,爆炸和造星的齐飞释放了强大的势能,创造了资本神话。如今这种组合拳被内外诸多因素削弱。

两个业务部门的反馈闭环不再紧密结合。直观的表现就是人和人都有衰落的迹象。

精品剧质量下降,造星能力下降,这是不争的事实。

一方面,嘉行针对新人采取的分阶段、阶梯式、立体化、定制化的“人才提升计划”,以及根据艺人与角色的契合度匹配影视项目的策划策略,并没有让新人发生质变,没有人成为第二个“迪丽热巴”。

新人多,必然导致资源分配不均,造成艺人流动性大。前有尼基,后有葛世民。

另一方面,Vengo、Vin、Leon等老牌艺人的作品多为外国剧。

企鹅影业、万达影业、7印象联合出品的《怒青湘西》帮助Vengo赚足了眼球,帮助Vin出圈的《斯腾》是悦凯的主控项目。Leon因爱奇艺出品的《民国奇遇记》而备受好评。

在自己的剧里打转,却难成大器,埋下艺人出走的导火索。Vin单飞可以理解。

但只要嘉兴的“双姑娘”还在,就算其他核心艺人走了,也不会对嘉兴造成致命打击。

剧不动了,连人都很难维持正常运转。

与杨幂的爆炸绝缘,迪丽热巴、Vengo等核心艺人都曾在剧外演出。剩下的新人虽然已经“储备”了锻炼,但是成绩一般,远没有达到冲锋陷阵的水平。

嘉兴戏曲正处于“人才匮乏”的困境。

嘉兴官网显示,目前有三部剧准备提上日程,分别是暴雪期间的木偶剧、与企鹅影视联合出品的古装剧《娇藏》和爱奇艺联合出品的古装玄幻剧《镜花水月》。

还是嘉兴擅长的赛道,还是有视频平台的。但是,除了杨幂和迪丽热巴,国内似乎没有合适的艺人可以演主角——除非项目降级。

如果用嘉兴现阶段的储备项目和演员资源,很难再造爆款来巩固护城河。靠新锐演员接一部外国剧,能达到嘉兴之福,实属不易。

尤其是平台提出新一轮影视寒冬,或多或少都会受到影响。

幸运的是,杨幂和迪丽热巴是两位顶级明星。

即将播出的前几部剧有《爱情的法则》《谢谢你,医生》《狐妖小红娘 middot有三篇红文,后者有《公检精英》和《安乐传》两部新作即将播出。股票质量好,有的外观有爆发力。

此外,二者与平台建立了良好稳定的合作关系,可以获得优质资源增加嘉兴的续航能力。

但是,单纯依靠头部艺人造血也不是长久之计。嘉兴需要找到下一个落脚点。

(文章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看川立场,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3law.com/03law/103212.html

(0)
上一篇 2022年7月18日 上午10:48
下一篇 2022年7月19日 上午5:5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