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酱吧表情包 酱爆回头笑

Papi酱很久没有爆款视频了,但是最近有爆款言论。

在最新一期的《十三邀》中,她提到:

“18、19年左右,开始明显感觉到网络上的舆论变得很奇怪,有很多极端的声音”。

“你也不能拿它开玩笑。如果你取笑它,许多观众会认为你不尊重它。”

“也不能评论……”话还没说完,两个人就笑着接过来了。

这种来自创作者的无奈,与很多普通观众的经历不谋而合——

人家明显是在讽刺,弹幕激昂。“你长得这么歪,带什么节奏来?”

正好有人被讽刺踩了尾巴,马上跳起来威胁要举报。

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我都上网看搞笑的东西了。我还没笑完就生气了。

回到“安全地带”的搞笑博主,难免会变得单薄无趣。

这段话在微博里传播的特别广。大家都叹了口气,按下了前进键,大部分都传播了很多联想。

与此同时,终于通过一位业内掌门人的口中,我窥见了一个隐约觉得的道理,却不知从何说起——

现在的网络看似充满了笑话,仔细研究却越来越不好笑。

用笑话取悦别人,和扫雷一样危险。

现在每次看到papi酱更新频率低的时候,我都会想到一件事:坚持搞笑的网络名人太容易凉了。

Papi酱是一个罕见的特例。

虽然现在的垂直领域评价她都是拐弯抹角,用热度数据证明她“被烧”,但在她平台的评论区,前排的留言比以前更忠诚了。

至少说明粉丝还是认同她的视频很有意思,很有新意。

对于一个出道七年,几经沉浮的第一代搞笑网络名人来说,真的很不容易。

按照近几年的行业来看,网络名人的生命周期从8个月到5个月到3个月,正在变得“短命”。

提出这个话题的时候,我问编辑同事,有没有老搞笑博主坚持看。(也可以在评论区一起回忆)

他们紧皱着眉头告诉我:有一些是我曾经很喜欢的,但是现在我连他们的名字都不记得了。

最多只能想出几个当时特别显眼的特征,比如当地特色,戴什么颜色的假发等等。

无情的同事们已经忘记了毛毛姐姐的名字,只记得她的“你好”。图为他在直播间带货。

当他们的感情消退时,往往会采取两种方式。

一个是薛定谔的圣人时间。

到顶的时候感觉手都控制不住了,恨不得刷到底。

可是高强度吃多了,突然有一天受伤了,累了,根本懒得看。

另一方也慢慢意识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对方的江郎已经精疲力竭了。

以前的我,新鲜感满满,每一秒都在笑。后来明显感觉厌倦了重复套路,没有新梗。偶尔想起不到一分钟。

关于papi酱,罗振宇曾经有一句话震惊了四个人:

“我当然想透支她的未来。这是现代商业的精髓。”

据说在2016年,经过他的交易,papi酱的第一个广告以2200万元的天价被拍卖,在当时饱受诟病。

谁曾想,那么多踏上短视频,端着幽默饭碗的年轻人,还没到被商业透支的地步。

我被自己有限的天赋和精力透支了。

所有的创意作品都有瓶颈甚至枯竭的时候,但在瞬息万变的互联网时代,让人发笑似乎是特别残忍的一种。

如果你不能让别人笑,你就永远不会再笑了。

去年,纪工作室采访了@大连博文,这位博主曾因表演东北大妈的人际关系而走红。

所谓重复套路,冷饭新炒,真的不是你不努力,而是你努力了,没有让大家满意。

早期一个人可以满脑子想法,后来依靠团队往往灵感枯竭。越焦虑越写不出来,陷入恶性循环。

现在回想起来,那些被偶然选择出来供自己消遣的业余爱好者,依然过得很好,都在走自己的路。

直播带货转型是必经之路,更幸运的是上脱口秀的李雪芹和演技麻辣的洋子。

把轨道改成发光发热,也算是没有浪费做一个搞笑女孩的技巧。

也有无心插柳——

前段时间,上海一位00后up业主@拉红桑拍下了他当楼领导累到心碎的全过程。视频中他发挥了自己搞笑博主的天赋,被多家官媒转载后爆红。

王博文今年发了一条微博吐露心声,说现在无论走到哪里,亲戚朋友甚至陌生人都要问他:

为什么不带货住?多带货多赚钱。你怎么想呢?

这使他厌烦得要死。

但或许这也说明,不管是圈内人还是圈外人,似乎都认为搞笑的才华是另一件事最好的锦上添花。

如果你把它像铁饭碗一样捧在手里,还坚持用同样的方式逗人家笑,那你真得是个男人了。

人才稍纵即逝,但短视频时代已经孵化出一种成本和门槛更低的玩乐方式。

Papi酱这种时长3-6分钟的搞笑视频形式,精心制作的剧本,一定的表演技巧,甚至整个剧组团队的配置,都变得有点老派了。

现在,一旦平台开放供娱乐,每个人都很简单-

没必要这么复杂。就追热梗吧。

有一个有趣的在线名人流派专门以此为生,就像地球上的3D打印机一样。

他们的优势是可以快速模仿已经成为搞笑现象的视频内容,并进行复制或再造。

你搞笑,我就用我对你的模仿来打败你的搞笑,让你目瞪口呆两秒。

@锅盖wer,比玫瑰女人更像玫瑰女人

今年娱乐圈这么多老梗复兴,火了一把,有一半是因为他们的努力。

斯琴高娃和刘浩的存在掀起了无尽的翻拍风潮。下一个猎物克里斯蒂娜一出现,搞笑博主的敬业精神简直天翻地覆。

所有的行头和妆容都是完美再现的,衣服和布景都不能白做,要充分利用。通常,一个镜头中会有几个问题。

直到评论区出现了“不要再消费人了”之类的攻击性声音,那就很可能偃旗息鼓了。

Via。@李蠕虫@锅盖wer

流量红利在这里赤裸裸,让人难以抗拒诱惑。

@京京京京京是一个女扮男装的搞笑博主,把太原中年妇女模仿的惟妙惟肖。剧情中还发展了一个一人饰一大家子的宇宙。

但从2022年开始,他在Tik Tok原创剧情的相关视频就一直停留在1-2万个赞的水平。

点赞量最高的两个是模仿底层辣孩的国际超模转型,46万多赞;

而“我是云南人”喊“我是山西人”,有21万个赞。

Via。@西京牡丹

如果你踩着最热的趋势,快速去做,比绞尽脑汁写脚本、造梗能获得几十倍的数据,何乐而不为呢?

当然,吃这碗饭的博主表现出的是快速反应的能力,这本身就是一种技能。

但恼人的是它带来的另一件事-

在不断的传播中,一件事情的搞笑程度不断加强,而强烈的流量表现“迫使”每个人都承认:

似乎同时,这也是世界上唯一好笑的事情,这也是唯一值得被嘲笑的事情。

我隔壁的听力老师在心里为top1搞笑网络名人的“叛逃”感到难过。

那位博主的原创特色是英语很好,他会分享自己在国外当老师的经历。他在本国和外国之间有一种平衡,他有许多妙语。不是特别热,但是挺特别的。

直到有一天,她也开始在玩笑中使用“我真的绑了Q”“我是说……一整个沉默”等粗鲁的流行梗。

“并不是说行不通。简直是女神下海的心痛。”

这种亲近和模仿,似乎承认了带有个人特色的天赋是脆弱的,是无足轻重的;

利用已有内容创作洞察敏锐、表达精准的原创作品更安全。

两年前,《中国新闻周刊》报道了一个有趣的现象:来自东北的顶级搞笑博主,往往不愿意去南方资本主导的MCN报名,更愿意单干。

因为这意味着一种流水线式的商业模式,将内容转化为高度可复制的方法。

但东北的博主普遍认为,MCN人凭借地域天赋,不太可能把自己输出的内容写成章节,所以没必要做这种合作。

两年过去了,没有人能回答这个坚持到底重要不重要。

所以当我回到开头,看那段对话的时候,我会觉得papi酱说的话简直太奢侈了:

只是一个搞笑的视频。你想讽刺什么?取笑谁?评论什么?

现在1分01秒的内容比59秒的内容更没耐心。一个热梗还没说完,下一个又来了。

时间这么有限,你能容纳这些吗?

试图在能提供快乐的东西里传达别的东西,已经是一种高层次的追求了。

在papi酱的采访中,最让我想感叹的不是爱举道德大棒的观众。

但她说,“只有对生活有很多看法的人,才能做出搞笑的东西”。

很简单的道理。古往今来优秀的喜剧都有刺,不是刺自己,就是刺别人。

但此时此刻,我们的笑话里,承受不起这个刺。

曾经是被点名批判的脏话,后来是“三观不正”,再后来是一点爆的性别之争,还有其他没有中间地带余地的问题;

是让某些人的脸挂起来的脱口秀,是综艺节目里没有那么多道德负担,展现人性狡猾奸诈的笑话。

也可能是不被主流所容纳的“俗”,带有攻击性和不合时宜的讽刺。

“我们”不仅仅是认知水平低的“网友”。

Papi酱终于给了观众不宽容和自己的无力感,找到了台阶下:

明白生活中的人都有自己的难处。每个人背房贷找工作有多难。

每个人都只想在任何烦恼之外,用最直接、最简单、最真实空的笑声,来驱散生活的苦闷。

作为一个内容创作者,她没有很多愤怒,只有很多软弱。

我想,这难道不是一种新的痛苦吗-

其实我们都知道,让人笑不笑的东西,有时候背后是复杂的;

甚至很危险,不值得太当回事。

我觉得让papi酱颤抖的苛刻观众不是那样的。

欣赏喜剧不需要对生活有充分的见解吗?不需要笑来释放这些观点带来的不快?

只是后来发现,带刺的笑声,可以带来沧海一粟的释然和安慰,甚至等于又是一记耳光。

最后,大家的意见是,最好忘记这些乱七八糟的意见。

让我们笑的来源仅仅是极端的感官刺激,让“笑”成为一种纯粹的生理行为。

说到这里,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可能不合理的联想。

正是一周前的那个晚上,全网对骇人听闻的暴行义愤填膺。

半夜刷Tik Tok,我惊讶地发现,那天照常更新搞笑段子的网络名人,几乎都在评论区怒斥,愤怒地声讨。

还有很多无关痛痒的搞笑内容。突然从评论区的一个小点,联想到受害者所受的委屈,画风突变。

笑声和愤慨交织在一起,观感非常碎片化。

而是他们是真的不吐槽自己的不开心,还是担心自己在愤怒的氛围下还在谈笑风生会无动于衷。

两种完全冲突的事物和情感,似乎不得不在这里狭路相逢。

似乎是一个时代错误的比喻,残酷地提醒人们,笑并不能真正成为我们想要的样子,我们可以抛开一切,独占真相空。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看川立场,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3law.com/03law/103226.html

(0)
上一篇 2022年7月19日 上午5:56
下一篇 2022年7月19日 上午5:5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