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诚:中国电影抗风险能力差| 非常道实录

陈思成1999年考入中央戏剧学院,是当之无愧的全能艺人。他喜欢唱歌,热爱表演,忠于导演。2001年,签约华纳唱片,演唱“统一冰红茶”广告主题曲《让青春照得更亮》,随后正式出道。2001年至2005年,陈思成因电视剧《士兵突击》而成名。当了4年演员,又转做导演。2016年与王联手打造《大唐探秘》,其中《大唐探秘3》上映首日票房破10亿,4天破30亿,10天破40亿,连续打破18项电影历史纪录,带动超8000万观众走进影院。《唐侦探三部曲》总票房近90亿元,让陈思成成为中国电影史上第一个100亿票房的导演。

陈思诚携自己执导的新作《外台的莫扎特空》做客凤凰网 middot非常”,回顾了这部电影最初的创作以及拍摄过程中的点点滴滴。

谈及后疫情时代中国电影的发展,陈思成表达了对中国电影产业的担忧。他说,“我们的电影近年来没有真正改变。它的整个盈利模式,包括产业形态,还是非常封闭、原始、落后、单一的。这次疫情已经证明,电影院一旦关门,整个行业面临的不再是好坏问题,而是生死问题。”

以下为采访实录:

陈思成:Phoenix.com的朋友们大家好,我是陈思成导演。

主持人:其实我们刚开始看的时候,觉得反差有点大。从《大唐探秘》宇宙这样一部充满激情的商业电影形式,突然变成了一部喜剧感十足的电影,以亲子、家庭、亲情为主题。

陈思成:有观众跟我说,他们没想到你会拍这部电影,但那是因为他们不了解我。我身边的朋友,包括我的工作人员,都觉得我应该拍这部电影,因为我内心有非常强烈的少年精神。

主持人:少年精神应该有什么样的特征?

陈思成:充满想象力,直接,简单,热情,你也可以说是热血第二。

主持人:因为我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感受到了一种贯穿始终的二流气质。你是故意做出这种感觉的吗?

陈思成:我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但是我觉得这部电影应该是这样的。其实它的话题很沉重,是关于教育的,但是我觉得应该越沉重,越容易表达出来。良药苦口,但要用更好的糖衣包裹,让更多人接受。所以我们现在的生活已经很辛苦了,为什么还要表现出苦难?我们的话题虽然沉重,但可以发人深省,同时也希望一切相对轻松。我要的是把观众留在电影院,因为疫情已经让很多人离开电影院很久了,电影院倒闭了20%。

主持人:因为我们也知道,这两年电影非常艰难,人们现在认为这是一个极度贫困的行业。你怎么看这个?

陈思成:这是事实,因为其实大家虽然觉得电影很受欢迎,但是我们的电影这几年并没有真正改变,它的整个盈利模式,包括产业形态,还是非常封闭、原始、落后、单一的。那么多员工只靠票房,99%都想只靠票房。这是非常非常危险的,因为这次疫情已经证明,一旦电影院关门,整个行业都面临着。这已经不是一个好与坏的问题,而是一个生死攸关的问题。有很多事情是我们无法改变的。

我们只能做自己能做的,比如多拍类型。就像这个莫扎特。但确实新类型片面临的风险更多,所以到现在为止,它的预售和整个宣传是我所有影片中最差的,商业风险也是最高的。不知道之后会怎么样,但真的有可能成为我职业生涯第一部赔钱的电影。

主持人:会吗?

陈思成:是的,我会因为我而成为一个更贫困的员工。

主持人:其实这部剧用的演员也很有意思。无论是魏凡还是黄波,他们都呈现出与之前父亲或其他角色完全不同的感觉。你认为黄波在里面的表演是被设计好的,还是自然而然就变成那样了?

陈思成:首先,博格是一个导演,同时他又是一个经验丰富、才华横溢的创作者,所以实际上我们之间的交流变得非常容易。我们对任达旺会有高度的共识,包括形象设计。比如大王以前是摇滚歌手,所以还是有点摇滚歌手的形象,就像那头发,但是现在是卖保险的。

我觉得所有博的表现和状态都是很自然的,因为他自己以前也是歌手,然后恰巧我跟博其实也有过交流,他跟他家老爷子的关系跟大旺旺跟的关系差不多。

主持人:真的吗?

陈思成:对。当年老人不喜欢也不希望他搞所谓的文艺,觉得不靠谱。他觉得这不是正确的方法,但他应该努力学习,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这些都不是老生常谈,但他身边的人都是这样。

主持人:你小时候有过这样的经历吗?

陈思成:当然,比如我那时候喜欢看武侠小说,喜欢写武侠小说。我父亲会和我斗智斗勇,没收我的小说。如果被发现写武侠小说,我会没收带走,之类的。我感觉我一直和你在一起。我为什么会写这个剧本,拍这部电影,是因为我和我父亲有一个特别深刻的,所谓的“问题”。

主持人:也就是说,亚洲电影中的父子关系和母子关系一直是一个很特别很沉重的话题。你怎么理解这种关系?

陈思成:应该说我觉得每个人骨子里和血液里都深受儒家思想的影响。那种感觉其实已经深深扎根在我们的血液里至少三千年了。父亲在一个家庭中是重男轻女的形象,现在很多母亲也在扮演重男轻女的形象。所以,虽然我这次高度提炼了一个或几个父亲形象,但不代表这件事和母亲无关。只是一个象征,因为现在有很多家庭,就是妈妈们。我对你说的话可能就像一个命令,你必须服从我的意志。我宁愿我们身边有一个像莫札特一样的父亲,因为他对哮天的影响其实是一种引导和陪伴,而不是强加的、干涉的、武断的。

其实我觉得这个所谓的影响,干预,教育,都是一个度的问题。检验一次成功教育的一个标准是,当你的孩子迷茫的时候,他会第一时间回家找你倾诉吗?因为家是一个港湾,尤其对于那些还没有走上社会的孩子来说,父母应该是他们最后的防线,是他们的保护伞。但现在可能正好相反。因为教育的极端化和一些家长爱的表达方式的扭曲,很多孩子不敢和家人交流。所以有很多校园欺凌事件,孩子自己吃自己的苦,导致抑郁等很多问题,包括这两年无数的视频。母亲给了孩子一个嘴巴,孩子直接跳楼了。这种恶性事件其实特别多,都是因为爱的表达上出了问题。

主持人:对。那么作为一个成熟的成年人和导演,你认为一个成年人在恋爱中应该如何把握好掌控度?

陈思成:很多人总认为孩子是自己的私有财产,甚至把一些未完成的理想寄托在孩子身上。更有甚者,他们可能希望自己的孩子改变整个家庭的状况,所谓“成功的希望”。但他们往往忽略了,其实每个孩子都是一个非常独立的个体。我特别喜欢一首诗,一首很长的诗,写着,你的孩子其实不是你的孩子。一个孩子只是借助你的功能来到这个世界,但他有自己独特的生命线。

主持人:对,所以你认为你的电影实际上是在某种程度上打破一种父子关系中所谓的代际之痛?

陈思成:说实话,电影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我觉得电影只能是一种表达方式。只能是与造物主和解,或者自我质疑。它没有那么多能量。

主持人:这部电影其实感觉挺治愈的。也听说你身边很多朋友都带着孩子来看过这部电影。有反馈吗?小读者,小观众?

陈思成:我觉得他们的反馈特别有意思。例如,杜江和思燕的孩子那天来看他。当主持人问他的时候,我们这里有一些台词,比如“我都是为你好”“我是你爸爸,我能害你吗?”类似这样的。问,嗯,杜江经常这么说吗?他是对的。我还问他能不能说一句他爸爸经常对他说的话。嗯嗯,停顿了一下,他说了句什么。我父亲经常对我说:“你觉得我在做什么?我脸上什么字都没有。”这让我们觉得既真实又有趣,也就是说,也许杜江经常帮助他做作业和写作。嗯,他没事的时候可能会去看看他爸爸。然后他的父亲说,你认为我在做什么?我脸上没有字。赶紧写。

主持人:我觉得可能是感受到了来自他父亲的高压。

陈思成:对,气压高。还有另外两个有趣的人,一个是带着孩子来看电影的董璇,另一个是我的东道主朋友,他们都同时表示他们感到深深地被冒犯了。她们两个妈妈,说你真心冒犯了我。

主持人:为什么?

陈思成:他们说看电影的时候会觉得冷汗,以为是她。她刚刚对她的孩子说了那些话,并强迫他们做一些事情。我说你们作为父母,已经开始反思自己的一些行为,证明我的电影是有意义的,哪怕反思只是一瞬间。

主持人:在我们过去的电影中,其实你用了很多小演员,包括现在已经长大的一些。你一开始选演员的时候,有没有一个标准?

陈思成:不能用一件事来概括,一定是一种气质或者一种味道。就像当年《京华情缘》里的浩然和欧阳娜娜,我觉得他们当时最适合那个角色。包括《唐大侦探》里的子枫,我觉得我能看到他们的一些其他面。

有一点很独特,就是很多男生女生在父母面前看起来都一样,但是父母不在的时候,他们看起来就会不一样。其实当时子峰是。当时我们一起吃饭,有两拨人。吃饭的时候我跟她妈说了。我发现子峰放不下。过会儿你能让我们去散步吗?晚饭后,她妈妈走了。我发现子枫会放松一点,因为我没有。我告诉她她将扮演什么角色。然后我说子枫,你给我看你觉得最恐怖的表情,她会想,你为什么要我做出最恐怖的表情?但我想相信她妈妈在这里,她一定是不敢做或者做不到。后来我发现她确实有这个东西,我说你可以差一点。

我想,也许当父母在的时候,孩子就变得只是孩子了。只有父母不在的时候,他们才会是更完整的个体。这是一件独特的事情。我现在也一样。这个年纪,和我爸在一起的时候,我还是觉得自己是第一个儿子。

主持人:这就像在我们的电影莫扎特中扮演英雄和孩子的演员。当时为什么选他演?

陈思成:其实当时跟他有一些竞争对手。我们在封闭的环境里训练了两三个月,每个角色大概有AB角或者ABC角。我让我的中戏老师集体训练他们两个月左右。每天大家一起玩游戏,做一些基本的表演和交流。

其实他是一个阳光的孩子,他其实很像这个哮天。他以前演的那些阴郁的,腹黑的,其实都是表演。他本人很像喜欢打篮球的哮天。他是个大男孩,无忧无虑,很快乐。此外,他有反抗意识,他总是和他的母亲打架。

主持人:真的吗?

陈思成:对,因为他妈妈辞职了,一直带着他拍戏,重点百分百在这个孩子身上。但其实这个孩子有时候会觉得不知所措,有一些叛逆意识。当我观察这些细节时,我会觉得这种关系很像哮天和大王之间的关系。

主持人:这部电影其实挺好看的。我看的时候还在想,是不是因为疫情不能出北京了。

陈思成:对,都是在北京拍的。

主持人:看到了很多熟悉的地方。听说有些地方你特别喜欢,是吗?

陈思成:对,比我在家乡沈阳的时间长多了。20多年来,我心中热爱着这座城市,所以我一直希望我能把我认为最美的北京拍下来,留在那里。

主持人:你有自己的私人珍藏空间吗?你最喜欢的地方是哪里?

陈思成:我特别喜欢我们中戏原来的部分,现在真的改了一点点。我以前也喜欢簋街。我和大家一样,就是喜欢的地方都是热闹的,充满烟火气的,但是这些地方在一点一点减少,真的是很大的遗憾。包括前两天花园被拆的地方,包括脏街被拆的地方,我都挺心疼的。

主持人:其实我还有一个问题。和你聊天,我觉得你很真诚,很热血,很幼稚。为什么有时候别人提到你的时候会提到一个词?

陈思成:油腻吗?

主持人:是的。

陈思成:不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人们如此评价我。

主持人:您介意这个评价吗?

陈思成:没关系。我觉得在这种舆论环境下,任何评价都是非常正常的。

主持人:那么大家开始说油腻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反思一下?我在说什么?

陈思成:反正油腻就是油腻。是一种感觉。我觉得可能是因为我整个艺人生涯带给大家的感受吧。我觉得男人的成熟绝对不是一蹴而就的,我们在不断的撕裂这个世界。所以我十几岁做演员的时候做的一些事情,很荒诞或者说是所谓的油腻。我觉得也很正常,因为那时候我自己也是游手好闲,摇摆不定,不知道到底是对是错,也很矛盾很焦虑,有时候很无奈。当你是一个演员,你必须做那种行为。虽然你内心的自我是矛盾的,但是你不得不去做,所以你的行为就会变成这样一种狞恶的让人不舒服的东西,会出现在很多场景甚至一些采访中。

主持人:对,会显得不自然。

陈思成:对,我觉得现在能说“不”特别好,因为我躲在幕后。我可以很有娱乐性,但是我骨子里就是一个所谓的轻浮的人。不管怎么说,至少我不这么认为。我很悲观。你也可以说你是在逃避我的生活,逃避我对现实生活中我所认为的东西的不满。所以别人说我生活无味,没有爱好。可能我所有的爱好都和这个创作有关,所以我愿意看电影。感觉自己是一个无论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都在旅行的人。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看川立场,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3law.com/03law/104176.html

(0)
上一篇 2022年7月30日 上午3:33
下一篇 2022年8月1日 上午9:2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