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彪妻子张秋芳改嫁谁 傅彪老婆张秋芳

1984年,21岁的傅彪凭借《北国红豆》出道。就在他梦想起航的时候,他接到了学校的电话。

“你出去练习拍戏了。你被批准了吗?”

“善于理赔,赔付1500元,我就不管了。”

尽管“脾气好”,傅彪这次还是忍不住拉下了脸,他烦了:上哪去收这么多钱?

于是,生活井井有条的傅彪也“叛逆”了,做了一件足以改变人生的大事——“跳槽”。

他离开了学校,去了铁路文工团。平凡的决定,却让傅彪解决了终身大事。

这样的喜事,对于张秋芳一方来说,不知道是福是祸,是羁绊还是负担。

傅彪去世已经16年了,但帮助冯小刚还债、帮助葛优抚养孩子的张秋芳过得怎么样?

1982年,刚来文工团的傅彪对排练和表演很感兴趣。

加入话剧团后,我发现一个清纯水灵的女孩,正在苦恼地看着剧本。他主动去帮忙,于是他们有了故事。他知道这个女孩的名字叫张秋芳。

傅彪和张秋芳一起排练《骆驼祥子》,长此以往就熟悉了。

一个动心却不了解自己的傻小子,和一个害羞温柔的女生,走在一起,特别合适。

他们正处于一段情分暧昧的时期,张秋芳有点不耐烦,试图打破僵局。没想到,傅彪想到了,请她吃饭。

我以为至少是烛光晚餐,但因为傅彪的尴尬,他们只点了一盘大葱炒海参,而且海参是在张秋芳吃的。傅彪吃了一顿“半饱”的大葱晚餐。

张秋芳面对店里的灯光,看着憨厚的傅彪,突然有了勇气:这辈子就是他了。

毕竟一个人把最好的东西都留给你就够了。

恋爱四年后,他们于1989年携手步入婚姻殿堂。

没有婚礼,没有仪式,顶多邀请亲朋好友吃顿喜庆的饭,就算结婚了。

但是卑微归卑微,两个人都充满了幸福。

婚后两人相爱,两年后,儿子傅子恩出生。

张秋芳的演艺事业正在稳步上升,一个月3000元。另一方面,傅彪穷困潦倒,一个月只能拿到200多元。

与妻子张秋芳的收入差距让他很不开心。张秋芳也看了看,安慰他:“普子,你的好日子就在前面。”

傅彪的苦笑转瞬即逝。振作起来:“没事的,我知道。”

但是好日子没来,一场骗局来了。

傅彪的朋友劝他一起下海:“只要30万,我们就能赚钱!”

傅彪虽然不太相信这样的好事会发生,但还是通过信任朋友,鼓励大家借钱给他的朋友。

俗话说借钱看人心,真的不是说说而已。傅彪是仁者,他的好朋友却利用了这种善意,拿了钱跑了。

傅彪被单独留在了风中。

人跑了,借的钱就浪费了,大家伙却不干。都是来找傅彪要钱的。

那可是一笔30万的巨款,傅彪却眼都不眨一下就拿了下来。

他是不是又蠢又有钱?

不,恰恰相反,他的生活特别困难,他的家庭靠张秋芳挣钱。

出了这么大的事故,张秋芳不可能不知道,但她的第一反应是拥抱傅彪。

拍拍他说:“还有我。如果出了问题,让我们一起承担。不要一个人逞强。”

傅彪的心里充满了苦涩,他负债累累。他去了一家广告公司,成了一名推销员。

每天跑来跑去找生意。如果找不到,就只能和人打交道,借着酒谈生意。

酒的苦涩从傅彪的嘴里蔓延出来,但他只能咽下去。

每天下班后,张秋芳都会在晚上回到他身边照顾他。一旦他喝醉了,她会给他擦脸,然后醒来。

“我什么时候能回去演戏?我真的很喜欢演戏!”

听着傅彪的胡言乱语,张秋芳惊呆了,自言自语道:“会好的,会好的。”

谁都知道一切都会过去的道理,可谁能想到,傅彪和张秋芳里的生活难得迎来了彩虹,却被一个噩耗送进了地狱,让他们苦不堪言。

1994年,傅彪终于努力了,不仅与张艺谋导演合作,还成为了冯小刚导演的御用演员。

电影电视剧让傅彪一炮而红,其中电影《三陪女的故事》让他获得了金鸡奖最佳男配角。

当傅彪的事业大踏步前进的时候,他的妻子张秋芳为了他从娱乐圈退了出来,全身心投入到在家陪伴丈夫和孩子的生活中。

虽然更多时候只有她和儿子傅子恩在家,但张秋芳经常希望他们一家三口能吃顿好的。

结果后来张秋芳想想,总觉得遗憾:“我们三个人吃一顿饭,竟然是奢望。”

理解傅彪的无私奉献,只觉得惭愧,亏欠。

他一直以为这段时间过了,就带她和她儿子出去玩。

我没意识到。我等了又等,所以我没时间了。

2004年,傅彪被查出肝癌晚期,这个消息无疑像晴天霹雳,击中了张秋芳的心脏。

走进病房前,她擦了擦眼泪,笑着推开门:“普布科,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果积极配合治疗,是可以出院的。”

傅彪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心知肚明,看着张秋芳的举动,他也故作镇定:“好吧,我出院了就多陪陪你和我儿子。”

两个人相视一笑,心里的包袱却没有卸下。

两次肝移植后,傅彪看上去很憔悴,他看着忙碌的妻子张秋芳,她悲痛欲绝。

“如果将来我走了,你和你儿子怎么办?”

于是,傅彪暗暗叹息,未雨绸缪,为母子俩铺路,但表面上还是笑脸相迎,朋友来看望他,他也一个劲儿地安慰他们。

谁知,总是给朋友和观众带来欢笑的傅彪,于2005年8月30日去世,享年43岁。

当时,张秋芳只有39岁,他的儿子傅子恩只有14岁。孤儿寡母的悲痛是无法形容的。

就在刚才,傅彪打电话给张秋芳:“对不起,我在应该珍惜你的时候选择了工作。谢谢你容忍我的坏脾气。我不能陪你走完剩下的路。我爱你。”

人怎么可能在一瞬间离开?为什么死了也没留下一句话?

这几乎成了张秋芳余生的一个结。

他们的感情和傅彪生前一样:“我很爱她,因为她也爱我。”

结果她爱到最后,不哭不闹,笑容依旧忧伤。

2005年的八宝山上,一群人浩浩荡荡地为傅彪送行。冯小刚主持了葬礼,一度哽咽。张国立致悼词声音颤抖。……

娱乐圈几乎一半的明星都聚集在这里,而傅彪的妻子张秋芳默默地看着这一切,没有眼泪,但眼里满是悲伤。

当这种感觉强烈的时候,连过去的回忆都变成了呼吸的痛苦。

傅彪去世的头几年,张秋芳茶饭不思,自我折磨,昏了过去。

如果不是儿子傅子恩开导,她可能走不出亡夫的阴影。

毕竟她肩上还背负着孩子的学业,公公婆婆的赡养,还有200万的房贷。

张秋芳自我催眠:你不能倒下,家族就指望你一个人了。

振作起来,张秋芳通常讨厌“傅彪”这个词,否则,眼泪是少不了的。

而看着200万的债务,她头皮发麻——自从老公确诊以来,来回手术费已经花了230万,家里的积蓄都被一扫而空空。真的没钱了。

这时,傅彪临行前的“未雨绸缪”派上了用场。

在他的病床前,他看着这些好兄弟,问:“今后,芳芳和孩子们,如果你们有什么困难,请帮助我们。”我把它们托付给你了。”

冯小刚等人给张秋芳送礼,她收了120万,留下80万债务。

张秋芳松了一口气,但他儿子的学习费用又成了问题。

说好了,他初中一毕业就送他出国留学。但以家里的经济条件,儿子傅子恩懂事地说:“妈妈,我不出去了,我就在家陪你。”

温暖的话语,却让张秋芳拍板定了:“不行!你得走了,不然我会对不起你爸爸的。”

于是,在葛优的帮助下,张秋芳借了一笔留学贷款,把傅子恩送到了伦敦。

之后,她开始拼命赚钱还债。

当时,一个电话改变了她的命运。

“一个国际运动鞋品牌准备打开市场。他们想在北京找一个代理商。如果你对此感兴趣,我可以借给你40万元作为启动资金。”

张国立夫人邓婕的声音在张秋芳听起来太好听了,简直是雪中送炭。她回答说:“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

没想到,短短一年时间,张秋芳打理好这家代理鞋店,开了30多家分店,利润飙升。

2008年,张秋芳的事业越做越大。她的公司不仅聘请了CEO,还拓展到了影视领域。

她还创办了新力量影视机构,李宝田小姐隶属于该机构。

尽管如此,张秋芳仍然痴迷于电影拍摄。2009年,她加入《红楼梦》剧组,渴望一展身手,重现演技。

这一年,张秋芳以惊人的商业头脑还清了所有债务,包括儿子的留学贷款。那时的傅子恩也长大了,以7“A”的优异成绩高中毕业,被伦敦艺术学院看中。

不幸的是,想到他在中国的母亲和祖父母,他拒绝了邀请,回到了中国。

回到中国的傅子恩深受所有娱乐圈名人的喜爱。冯小刚和葛优也指引着他未来的人生方向——考导演。

没过多久,好不容易参赛的傅子恩考上了北影导演系。娱乐圈的半壁江山都得到了傅彪的好评,所以傅彪的儿子傅子恩在圈内自然也受到了照顾。

甚至大家都知道一件事:傅彪的儿子是葛优的养子。

在傅子恩的成年礼上,葛优贴心的抱住他:“没事的,别怕。今天,你妈妈不能控制你的到来。陪我喝一杯。”

两个人的感情真的像父子一样。都说傅子恩在娱乐圈发展,葛优付出了很多努力。

葛优从这个孩子成年开始一直默默帮助他,直到他进入娱乐圈。难怪有个说法流传:葛优帮傅彪养了儿子十几年。

现在是著名导演的傅子恩,期待他的作品。

现年55岁的张秋芳拥有自己的公司,身价过亿,他还没有想过再婚。

她知道现在美好而光明的生活正是她丈夫所希望看到的。但如果可以,她还是希望每天醒来都能看到傅彪的脸。

回顾张秋芳的一生,她一生都和一个人在一起,历经磨难不离不弃,共患难,却被生老病死的人类法则抓住了。

她向上帝祈祷傅彪会平安无事。换来一句“对不起,我爱你”的阴阳。

从此,在一众亲友的帮助下,她还清了债务,走上了身价过亿的人生巅峰。她的儿子学了点东西,当了导演。

很难说她人生的哪一面因为傅彪而有得有失,但可以肯定的是,张秋芳从未后悔遇见傅彪。

她曾问:“普子,下辈子我嫁给你好吗?””

病床上的傅彪用动作表达爱意:“让我下辈子嫁给你,但你要先吻我!”

真的曾经沧海难为水,永远琥珀。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看川立场,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3law.com/03law/104551.html

(0)
上一篇 2022年8月4日 上午10:01
下一篇 2022年8月4日 上午10:0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