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偶剧由长变“短”,“一剧两播”会是新趋势吗?

古代戏剧的播出模式日新月异。

前段时间《明星韩Brilliant middot《升天入海》(简称《锦绣星汉》)的上半部刚刚完结,网友们都在猜测下半部能否“无缝”连续播出,与古代木偶题材“沉香如芯片 middot钟华(简称“沉香为废”)也迎来了上下集的新闻联播。

目前《锦绣星汉》已经更新到下部。优质的口碑和随后爆发的人气,成功扭转了广告“零投入”的局面。《香芦荟》的剧情刚刚更新到男女。后续的热度能否持续,该剧下部的播出能否像《锦绣星汉》中那样“无缝衔接”,备受市场关注。

一个小发现,现在戏剧市场上的古代木偶题材都是以“上下”的形式播出的。网友调侃,“光看剧名就知道要分两部播了。”

市面上的电视剧有分上下两部播出的情况。在很多连续剧中,这种“系列”播出方案基本是常态。

去年,由白露和任嘉伦主演的《周生》是这种新的广播系统的开山之作。今年上半年的“相约楚俊 middot就像故人归来(简称“君初相识”)也是这种播制。另外,目前有两部剧在播,一个IP上已经播了四部电视剧。

据悉,以下古装木偶剧《长相思》由安迪主演,乐游园景区middot由搜搜、田静主演;永远与音乐相遇,嘉兴正在筹备的《海棠笑在春风middot》。刘霞正在停航(原名焦臧)也将采用这种播出模式。

市场上古戏的集体体量是人为“缩短”的。

剧集被重新命名,花哨的更新,古老的木偶戏被安排和播出“更新”

“剧名改了,大概率是上下分播。”在网友的总结下,一个古偶分两部播的趋势也有苗头。电视剧《人生初相识》立项时命名为《于坚的故事》,确定上下两部播出后正式更名为《人生初相识》和《宛如故人归来》。

《锦绣星汉》和《残香》的片名变化不大,但新的名字《锦绣星汉 middot玫瑰到大海”,“沉香如屑 middot陈华。所有要播的剧《长相思》、《乐花园》都有这个意向,而《娇藏》在分成两部后改名为《海棠春风笑middot》。刘霞正在停船。

古剧《改名》分上下播梗,明显是网友玩的。另一个重要的变化是,这种古代木偶戏的更新方式也有所不同。在观众习惯了传统电视的日常播出后,网剧引入了“播三停四”或“播四停三”的新概念。这种播出方式虽然比电视剧灵活,但也是被网友督促每天多做一些变化,从而催生了视频网站的提前点播。

(上图为“沉香香为下脚料”,下图为“锦绣星汉”)

当然,催促加更的声音越大,就说明节目火了。但是网剧的随意编排也让观众很困惑。比如前几天播出的《残香如屑》。开播前九天每天更新两集,第三周起改为“播四停三停”。《星汉辉煌》首播当晚多了四集,第一周多了五天,很多国产剧第一周能看八集。

日前,已经预定的《剑兰决断》面向VIP会员首播6集,8月8日至8月16日连续9天,每天更新2集,连续播出24集…这种方法各异的灵活更新模式,实在让观众“记不清了”,社交平台上不少网友已经开始调侃,“要不是为了爱情发电,这几大剧的更新日期真让人摸不着头脑。

古剧的花式更新,可能是因为档期过于拥挤,相似题材的堆积。但《上下》的播出形式,离不开其内容和市场趋势的加持。

现在市面上有很多古代的布袋戏,大部分都是上下集播出的,其实都是沿袭原著的章节。比如《周生同》和《余吉剑》在原作者笔下被分成两部分;另一类作品如《锦绣星汉》《残香似屑》分两部播出,避免《魔变》《楚乔传》的重演,照顾观众的观剧体验。

从市场趋势来看,系列变“短”也是大势所趋。从2020年开始,广电总局就不断呼吁“长大刀阔斧改短”。通知已经明确提到电视剧数量只有40部,如有特殊原因需要报备。此外,广电总局大力鼓励内容创作者制作30集以内的短剧,防止出现“注水”现象。

这一政策颁布后,电视剧市场迎来了显著变化。数据显示,2015年以来,我国电视剧平均集数超过40集,2018年达到42集。但从2020年开始,国产剧的平均数量明显减少。去年国产剧194部6722集,平均数量已经下降到34.6集。这意味着国产剧《瘦身》成功了。

当然,虽然现在的古布袋戏瘦身方法多是依靠“人造”的多样性,但仅从政策导向和市场反馈的角度来看,这是一种方法论。方法论的背后,其需要承担的收益和风险,往往需要平均分担。

“一剧两播”,“拆分”可行吗?

一部电视剧分为上下两部分,既要积极响应政策号召,又要在播出效果上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数据显示,《周生》照常播出期间,其最高热度为9728,《猫眼》19次蝉联剧集排行榜榜首。第二部《一生》系列,其最高热度略低于第一部(9092),但系列榜32次累计热度值远高于上部。

该剧在播出过程中还配合剧集内容,推出了男女“古今联动”、“先虐后甜”等多重营销方案。上下无缝播出的方式直接把网友焊接到弹幕区,网友大呼“命中了”“古今联动真好”。

不可否认,一部剧被“拆分”成两档播出,剧集的热度确实更容易发酵。尤其是在下部,下部在上部积累的市场热度下更容易出圈。但这一切的前提是来自内容的强大支撑。播出《灿烂群星》这部剧显然更有说服力。

该剧在播出之前,因为时尚、男女年龄、同期剧排期等多种因素,并没有得到市场和品牌的青睐。播出期间,“零广告”甚至一度成为大众调侃的话题。但随着该剧的口碑发酵和人气传播,第二部《月亮升到海里》的热度大幅提升,突破了“零广告”。目前,该剧的广告数量已经增加到近10个。

从营销策略来看,“一剧两播”“拆分”的方式也为工作人员节省了更多的人力、物力和时间。而且从传播效果来看,这种剧集内容上下联动的播出方式确实更具话题性。《周生照常》播出期间,很多“自来水”自发出现在网络上,寻找两部剧的联动。将“先虐后甜”和“古今联动”的内容进行了衔接,并做了相应的调解,缓解观众追剧的情绪。这些无疑是这种播出形式的先天优势。

缺点也很明显。除了在剧集内容上有明显的“分裂”之外,比如《周生同》、《结识君初》等,还需要注意播出时是否有空隙。第一部播出后,第二部三天后上映。也被市场质疑:“为什么不无缝更新?”

很难想象如果两个节目的时间间隔太长,市场会有什么样的反馈。2017年市面上播出的《司马懿之军师联盟,大军师》给出了答案。当时因为特效,该剧被迫分上下两部播出,间隔多月的编曲和播出方式也受到当时市场的质疑。“明明是一出戏,为什么还要分上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看到下面?”“故事的重点不就是从曹操之死吗?你还能看出这种分裂的本质吗?”

该剧导演张永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对该剧不能“一次全播”表示遗憾。“希望观众朋友看我们的剧的时候,还能把它当成一部完整的86集剧来看。否则想看上半部再看下半部,就需要重新预热,重新获得市场的认可,无形中给我们增加了很多困难。”可见,一部剧被“一分为二”,并不完全恰当。

以前一个IP拆分成两个甚至更多的播出。基本上有两种情况。一是片方在制作源头就已经想过开发“系列”剧,比如新丽传媒打造的几部男频剧《生活的喜悦》,其播出模式只能是“分割”模式;另一种是一个IP的多点开花,比如在《陈情令》的剧、电影、动漫、游戏同步开发。

《锦绣星汉》《残香似屑》等众多古代木偶剧的一个IP“拆分”播出模式,不仅能积极响应市场所要求的“短剧”战略,其新动向或许还能启发更多连续剧被开发。需要注意的是,无论是有意还是被迫,以“内容”为载体的细分模式始终是受众衡量其趋势是否必要的核心因素。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看川立场,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3law.com/03law/104666.html

(0)
上一篇 2022年8月6日 上午4:37
下一篇 2022年8月6日 上午5:1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