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困行业”元年,青年电影人也变得爱谈钱了

一年一度的西宁首届青年电影节落下帷幕。疫情以来的每一年,我们都在说电影业难,电影节难,每年都很难达到新的高度。到目前为止,FIRST是今年唯一照常举行的电影节。

通过这个最早、最原始、最年轻的创意窗口,可以一窥整个行业生态。

去年我写过豆瓣早期开放扼杀年轻导演的现象。今年大力解决了这个问题:上映了40多部,至今都没开。

在过去的几天里,我们经历了第一次展览,风险投资,论坛和招待会…并且发现这里的每个人最喜欢谈论的一件事和外面的一样:钱。

金钱,生命之光,欲望之火。没钱是拍不出电影的。越是钱紧,越是“香”。

“希望年轻导演能尊重金钱”

8月1日中午12点,首届创投宣讲会临近午休。坐在观众席上,我开始觉得饿了,困了,精神恍惚。

“我知道该吃饭了。对不起大家。接下来我要讲一个好吃的项目。也就是炸了!厕所!研究所!”

那个叫“雷霆”的创投项目总监突然把音量提高了八度,把我吓醒了。他想拍一个故事,讲的是一个患了肿瘤的中年人想最后一次泄愤,于是炸了一个雷,炸了公共厕所。

评委们听完陈述后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美国最恐怖的恐怖片无非就是满屏的血,不敢拍成满屏的屎。这视觉冲击太大了……”

还没完呢。导演突然在台前脱下外套,露出里面黑色t恤上的两个手写大字:“拿钱”!转过身,上面写着“投资热线:XXXXXXXXX”。

在大脑容易缺氧的创投大会上花整整一个小时来吸引眼球也不奇怪。然而,两天后,第一创业投资的长期发起人、马特公司董事长陈立志在另一个场合忍不住表达了他对这一想法的反对。

“创投有个年轻的导演,把钱写在衣服上。心里不高兴,甚至有点难过。我为什么要给你钱?我们的钱飞了吗?钱很难赚。

去年很多人说要抢着投资一个项目。结果创业的时候只剩下我们公司了。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文艺作品很难找到投资。对于一个好项目来说,2000万不算多,但对于一个坏项目来说,2万就更多了。如果有人愿意给你钱,那应该是值得感动的。希望所有年轻导演尊重金钱。”

陈立志还表示,作为一个创作者,拥有“产品经理心态”是非常重要的,电影也是一种产品。

第16届首届创投会电影计划《雷霆》简介。

相比迅雷,另一个项目的总监就胆小多了。

一个叫“花猪”的项目,讲的是某地阉割猪的习俗。猪被有形地阉割了,而养猪的英雄被社会无形地阉割了。导演来之前预算30万。创投一表态,PPT上的预算数字就变成了50万。

有评委发现了这一点,问怎么回事。主任不好意思地说,30万是他觉得能和周围人凑在一起的数额,50万是他真正需要的数额。

雇主举起话筒问,如果我只给你二三十万,你能拍出来吗?

导演想都没想,脱口而出:可以!观众中有笑声。

陈立志是对的。现在很难找到年轻导演和文艺片的资金。这种情况下,底线就好说了。

第十六届首届创投会电影计划中“花猪”的介绍。

《花猪》后来的结果让人大跌眼镜——

颁奖当晚,所有结果已经公布,突然他说要宣布一个惊喜。梦一般、尚世文化、马特文化、伟峰小花的老板们共同决定提供30万的专项资金,让“花猪”不用四处筹钱就能很快启动。

在黄建新导演等十位大牌电影人的簇拥下,被要求播放《热烈祝贺花猪融资成功!在屏幕上。在中间。原本以为不会有收获。结果我瞬间集资启动机器,很梦幻。

第一,今年行业领导似乎特别喜欢定位明确的项目,可能会快速完成,发布付款。如果像花猪一样,导演愿意削减成本,这也是竞争优势。

《一百五十秒》,一部已经基本拍摄完成,具有强烈观赏性流派元素的艺术体操纪录片,获得了业内最多的奖项。管理层奖励了它一个“调色技术奖”,想给这种已经进步到后期可以马上拍出来的片子。

《一百五十秒》的导演激动地说,他现在最迫切的困难是没钱做后期。连海报都是他自己拍的。这个奖的到来,简直就是“当面扶贫”。

海西传媒在颁发另一个创投奖时,也直言“希望他们能降低成本,尽快开机。”

今年,第一创业投资公司共收到749个项目建议书,比去年增长38%。经过一轮筛选,最终只有30人能进入公开演示。

从今年的30部入围影片中,可以看出明显的类型片意识和题材创新意识。比如小文面馆是黑帮片,全金属诗人是科幻片,玻璃动物园是两个女人的犯罪片,天生一个设定为脱口秀演员,等等。

最后,年轻导演一般不会沉迷于个人成长回忆,初恋的小爱,或者平淡晦涩的语言体系。愿意为感情买单的老板少了,商业的、话题的更容易吸引投资。

“热浪退去的浅滩沙砾中仍有希望。寻宝中有人被闪亮的玻璃屑伤了脚,也有人看到了石头的可能性。”

既然空的理想城市越来越远,干脆从云端下来,先站在陆地上。对于年轻导演来说,这可能不全是坏事。

第16届创投年度电影项目入选影片介绍

7万,2万,300元…这钱还能拍电影?

今年,评论家和粉丝经常说,“虽然…这是一部我首先想看的电影。”

言下之意,这部电影的制作非常粗糙,甚至是家庭小作坊的工艺水平,但其中闪现的某种光芒和才华,以及只有初出茅庐才有的初生牛犊和野蛮生长的气质,都是非常可贵的。

今年FIRST主要竞赛单元的决赛选手在金钱问题上的出身差异巨大。

电影《后一周》讲述了两个辍学的女孩骑着摩托车在一个小镇上度过的最后一段无忧无虑又无聊的时光,然后去广州打工。充满了潮汕风,故事和画面清新自然。

整部电影只花了7万,在得知入围后,对色彩和声音进行了“抢救”,但还是有明显的技术瑕疵。是电影导演的大学毕业作业。他以为他的余生只会拍这部电影。来到西宁,得到很多赞赏和鼓励后,他决定继续导演之路。

不到7万的是钓鱼,只花了2万。这部电影堪称今年第一部最具话题性的电影,其导演南辛也有“河南洪尚秀”的称号。

在捕鱼的入口页面,七位演职人员的位置都是南新的头像。他一个人承担了导演、主演、编剧等多个职位,一看就很神奇。

南新初中毕业,不怎么看电影,甚至在拍戏前都没见过洪尚秀。他只是邀请了几个朋友和他一起玩,拍了几个固定座位的大型对话场景,凭借出色的形象意识和才华创造,几乎从头到尾都赢得了观众的笑声。大智若愚,天经地义。这真是一个惊喜。

更何况一部叫《智能手机》的电影成本才300块,其中150块是没出场的女演员配音的。

几乎全片都是独角戏,导演导演,演技。画面基本是他坐在一辆车的驾驶座上摆弄手机,只有几个简单的角度和空镜头来回切换。

这部画面单调到后半段你可以闭上眼睛听台词的电影,情节复杂曲折甚至血腥。讲述了一个网约车司机如何捡到一部手机,在无法解锁屏幕的情况下,如何一步步推导出车主的身份信息,并调查其婚姻情感危机。

就连导演自己也表示,完全没想到这样的片子能送上电影节。本来是想教育孩子取笑一下的。先是给了他信心,现在已经开始写两部智能手机的续集,说这次要好好拍,准备朝院线电影努力。

《智能手机》导演在第一届主赛入围筛选后现场讲解。

还有一些其他的竞赛片,一看成本就低,比如《一只狼在放哨》,黑白片,场景大多发生在一个小宿舍里。

今年入围影片的普遍特点是片长,大部分只有70-80、890分钟,远短于院线商业片。有些电影是其他电影节的短片,加入一些新的素材,就成了第一部故事片。这可能也和资金不足有关,所以只能拍一些轻量级的剧情片。

这些影片的存在,就是FIRST的价值,因为这几天除了在西宁,可能再也见不到大众了。对于很多没有任何专业背景和经验资源,只有一些天赋、才华和努力的人来说,这是他们最接近电影梦想的时刻。

昨晚的最终获奖名单公布了。由万玛才旦监制、九美成烈执导的《一个与四个》和由管虎监制、纳加佐执导、李九霄、余皑磊、沙宝良主演的《流浪儿童》成为两大赢家。

相比于上述几万或几百的小作坊电影,《一个与四个》、《流浪儿童》已经有了相对成熟的幕后团队和工业水平,摄影、美术、声音、配乐的质感都很完美。但所有的主竞赛片都在同一赛道上竞争,所以“标准”就成了一个难题。

虽然评委曹禺也表示会把重点放在导演的设计思路上,而不是完成的效果上,但从最终的获奖名单来看,以章子怡为首的评审团选择了偏向大众、主流、产业化的标准。有评委透露,这次陪审团的意见比较统一。那些独立气质更强的片子虽然有价值,但是真的不知道该放哪个奖。

装备精良的“正规军”和可怜的“游击队”没有区别。前者是主流市场的后备军,后者保持了独立电影的自由和灵活。希望FIRST以后能想办法,让这两种电影都能得到应有的鼓励,让钱不再是“不成问题”的问题。

第16届首届青年电影节评审团主席章子怡

首先改变了。

不仅奖项成为主流,很多人表示明显感觉到第一主办方的整体气质变得更加商业化和主流化,“最穷电影节”似乎也没那么穷了。

我总是先喜欢一个纯黑的,背景板上开始出现五颜六色的奢侈品牌logo。红毯上每一个长镜头的时间安排,都是从赞助汽车品牌的logo特写开始;索菲特的咖啡之窗终于像创始人闻松去年希望的那样,改成了一线品牌;投资方的实际赞助金额也比几年前翻了几番。

导演杨超称赞评审团主席章子怡将主流市场的资源和注意力带到了FIRST。

第16届首届青年电影节也聚集了章子怡、周迅、周冬雨三位金像奖得主。

FIRST的外部商业化可能来自其内部的尴尬。

今年电影节开幕前夕,组委会突然宣布因防疫要求取消所有观众;再加上兰州等地疫情爆发,出行风险加大,机票价格飞涨等。,很多行业嘉宾和媒体也取消了西宁之行,展商数量锐减,这意味着今年已经占很小比重的FIRST的放映收入将大幅减少。

首先是一个私人独立电影节。现在它应该没有国家或地方政府的资金支持,所以基本上只能靠商业赞助来支撑电影节团队的年度运作。“找钱”是必备的生存技能。

首先改变了。也许有,但没有。

不断变化的是疫情等因素塑造的外部环境。没变的是在各种不确定中努力保持一些初心。

继去年的获奖者空缺席之后,今年的纪录片继续缺席闭幕式颁奖典礼,仅在招待会上做了简单的表彰。

一些学生导演在完成第一部作品后,就收到了一线电影制作公司的橄榄枝。First仍然是发掘最年轻创造力的土壤。

今年由粉丝自发组织的小团体推出了至少四个主竞赛单元“场刊评分”,场刊间评分差异很大,凸显出不同于官方评审团的多元审美趣味。这是中国唯一的电影节,主赛质量是一个电影节的核心竞争力。

粉丝还自发评选现场奖项,制作获奖视频、奖杯等。

十六年来,一步步一砖一瓦地建立了各种工业部门。每年来西宁都能在细节上亲身体会到一些进步,这是通过不断的经验积累和试错来实现的。

在疫情的特殊年份,FIRST肯定有很多缺点和不足。希望国内电影节和电影能早日回归正轨。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看川立场,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3law.com/03law/104743.html

(0)
上一篇 2022年8月6日 上午5:25
下一篇 2022年8月6日 上午5:27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