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娱不敢拍的大尺度,这男菩萨全拍了

上周有一个瞬间让双厨欣喜若狂——

和泰国卡地亚的王嘉尔BKPP一样!盒子!加油!

恭喜PP,顺利偶像化王嘉尔!

孩子很争强好胜,在偶像面前展现自己成熟优雅的一面。不像毕业典礼,看到就想带走Gaga的人类KT版。

王嘉尔+英语专家比尔金的组合也是我始料未及的。卡地亚的活动一结束,他们居然一起开车去踢球了。

有没有注意到,这两年微博热搜的“泰国内容”逐渐多了起来。

一部泰文版《流星花园》让几个主角娱乐了众人,从女主到女伴的妆容也被国内博主模仿。热门BL剧、时尚品牌活动也会出现在微博热搜。

不搞内娱,去泰国娱乐圈的粉丝越来越多。(连我这个年纪比较大的追星族,都在比基尼皮皮的《超级谈话》里打卡500多天了。

从事泰式娱乐有多幸福?

把话筒给“小风小浪”,给大家好好安利一波。看完之后,我保证你会和我一样:

好吧!想!走吧。泰。国家!

这个夏天的娱乐圈特别无聊。

没有庞大的选秀,没有暑期有限的CP,没有全民热议的新剧和综艺。

无聊的人在里面自娱自乐,转而聚集泰国娱乐的刺激。

最近在泰国的一场演出成了热搜。

不奇怪,毕竟有一群跳性感舞的男人有六块腹肌:

一个男人打扮成漂亮的女战士,穿着裙子和高跟鞋;

以及那些高高拥抱、慷慨做生意、不避嫌的男人:

更重要的是,这场演出持续了4.5个小时,但票价不到200元人民币。

对比一下差点忘了上次线下演唱会的经历。看到活生生的房子很吓人。说我不贪心是骗人的。

网友发现,泰兰德的娱乐圈不仅有很多男菩萨,电视剧也是五花八门,恐怖片美剧丰富。韩宇巡演招待欧美娱乐明星,偶像化成本低,体验好。

什么都习惯泰式娱乐,内部娱乐现在没有了。

很多搞内娱的人从来没有这么羡慕过他的泰国娱乐圈。

开头那些撩人的片段,并不是来自某男团演唱会,而是泰剧《黑帮老大爱我》的第一次巡演。

虽然剧名极其低俗、可耻、浪漫,但不要误会,这其实是一部很美的剧。

没错,是美而不是变。讲的是两个大男人相爱,而不是“兄弟情”。

天知道找一张他们的小尺度照片有多难…

泰国向来盛产腐败的影视作品。10年前有《暹罗之恋》等同性恋电影。

对了,今年是《暹罗之恋》上映15周年,特意在泰国暹罗广场举办了露天放映。

两位男主马里奥和小P时隔15年再次同框。马里奥还穿着电影里的衣服。这次销售后谁是真心实意不吹牛?

这两年美剧井喷,最有名的就是《我爱你心》了。

2020年,泰国最大的娱乐公司GMM举行新片推介会。16部电视剧中有6部都很好看,远远超过以前每年只有一两部电视剧的数量。

恐怖电影也是泰国擅长的领域。去年很火的《通灵》,是一部泰国电影。

在以少年为主角的校园题材上,泰国不仅有经典的《初恋的小事》,还能跳出青春恋爱的局限,拍摄由一个真实事件改编的坏天才,反思考试制度、阶级差异、分配不均等社会问题。

丰富的影视作品是泰国娱乐有趣的根本原因,也是它与国内娱乐的本质区别。

有了这个基础,演员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炒CP生意了。如果连剧都演不了、播不了,他们再认真卖也是白费力气。

陈飞宇和里奥在拍摄《易浩·杭》时开场。

泰国艺术家以商业闻名。就CP的炒作来说,无论是言情还是美颜,演员们都一样体贴周到。

前面提到的《黑帮老大爱我》巡演,是售后服务的关键环节。

电视剧结束后,主创人员一起开演唱会赚钱,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陈情令》的“何山灵”,一个国内娱乐节目,也有类似的操作。

与泰国娱乐演唱会的区别之一是票价。

2019年11月,《陈情令》南京演唱会的门票分为五类。最便宜的600出头,最贵的近2000元,套餐价格高达9999元。当时黄牛甚至把前排票卖到15.1万。

本月24日、25日,《少年黑帮爱我》演唱会门票168张,最贵的一张180出头。

这部剧一共16个演员,一次只能看168个。也是光膀子和上衣的那种,对粉丝来说性价比很高。

另一个是经营方式。

在国内娱乐的情况下,因为剧本身讲的是含蓄的兄弟情,所以男明星的互动方式也很克制。

只是同台演唱,对视(不管笑不笑)。最大的尺度只是牵手,剩下的就看粉丝的脑子了。

现在,改的是一刀切,连兄弟之情都不允许做了。粉丝甚至不用动脑筋。

泰国娱乐热情奔放得多。就算艺人有女朋友,也可以二话不说重复剧中的吻戏。

演员毫无顾忌的秀身体,完全不把粉丝当外人,舞台上只有一张床。

半裸的男人在撒钱撒得满天飞。他们知道的是在开演唱会,不知道的是误入了一个白马俱乐部。

如果搞泰国娱乐,腐女有腐女的幸福,不搞腐败的也很幸福。

无论是男艺人还是女艺人,在跑CP的时候都很认真。

泰国版流星花园演唱会上的CP业务

泰国娱乐偶像化的高性价比不仅仅体现在门票上。

粉丝也可以通过毫不夸张的消费与偶像近距离接触。

比如四天三夜不到一万五的日本之旅。

这笔钱包括签证费、机票、全程食宿、迪士尼门票和粉丝见面会门票。

按照上面的说明,偶像也会陪同粉丝在银座购物。

服务周到,甚至包含在新冠肺炎旅游保险中。

如果我在idolize,而我的偶像恰好有这个业务,我肯定很兴奋。

虽然泰国艺人的收入比普通工人高,但远远赶不上国内娱乐明星的天价片酬。

根据泰国媒体去年统计的女明星收入清单,一线鲜花即使接入商业平台,也要30万泰铢,也就是5万多人民币。

在泰国,演员是一种职业,而不是特权阶层,所以他们在粉丝面前没有一个大明星。

我有一个朋友是搞泰国娱乐的,他最喜欢的偶像化方式就是线下的商业活动。

因为活动结束后,一般会有一个“点名”环节。

“点名”时,艺人会找个宽敞的地方和粉丝聊天、互动、合影。短的话十几分钟,长的话近一个小时。

Up @ Angie Angie用视频记录了她第一次“点名”的经历。

艺术家站在自己面前,太近了,拍不到全身照。

粉丝不用求人办事,心比心,拥抱,整套动作流畅。

合影时,艺术家坐在自己的第一排,伸手可及。

艺人主动互动,牵着粉丝的手,做梦都没想到的场景在现实中变成了现实。

艺人身边没有几十个保镖,开保镖比观众还多的玩笑。

这种百年一遇的idolize体验,是国内娱乐的一种,只花了20块钱,别的什么都没有。

在泰国,不仅可以追本地艺人,还可以搞日韩欧美,收获很多快乐。

不久前,王嘉尔作为表演嘉宾出席了泰国世纪杯足球赛的开幕式。

日本偶像团体NMB48举行首次亚洲巡演,首站是泰国曼谷。

上个月,欧美歌手Billie Eilish宣布了她的亚洲之旅,包括曼谷。

今年来泰国开演唱会的欧美歌手,还有Justin middot比伯。

对于韩国偶像来说,泰国是巡演的必去之地。

疫情前的2019年,BLACKPINK、EXO、TWICE、IU等一线艺人都在曼谷举办过演唱会。

BLACKPINK的世界巡演曼谷站

疫情过后,演唱会多在网上,韩国艺人去泰国的次数少了很多。

即便如此,据不完全统计,今年将在泰国举办粉丝见面会和演唱会的人气爱豆(包括团体)不下10个。

车银优将于本月底举行泰国粉丝见面会。图为之前见过车尤因的泰国粉丝的自拍。

此外,泰国也是韩国艺人制作综艺节目的热门外国地点。

全民综艺《无限挑战》在海外极限专场工作跑到曼谷。

爱豆综艺也会选择红丝绒第一季合奏拍摄地泰国。

东南亚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可能是Kpop青睐泰国市场的原因之一。

当然,也离不开泰国自身对外部市场的开放和接纳。

今年年初,泰国国家旅游局负责人塔奈透露,在泰国旅游局2022年旅游推广计划中,希望通过吸引韩剧和腐剧的制作团队到泰国拍摄,让更多游客前往泰国旅游。

积极在海外合作,积极与国际接轨,对泰国娱乐本身的成长功不可没。

如今的泰国娱乐,可以说是国内娱乐圈人士羡慕的对象。不是突然兴起,而是积累的结果。

以前很多人对泰国娱乐的印象仅限于安徽卫视引进的各种抓马泰剧。

女主角是花小白,男主角是高富帅,第二个女主角是一个长相妖娆的狠毒女配。全剧充斥着各种掌掴和揪头发,狗血和陈词滥调。

或者从各种国产电影中了解泰国。2013年《泰囧》在泰国掀起了国内游热潮,时任泰国总理英拉也接见了Xu zhēng。

越来越多的国产电影在泰国拍摄,如《唐人街探案1》、《澳门风云2》、《误杀1》……以及《综艺中餐厅1》。

2018年,在泰国拍摄的国际电影有714部。

虽然这一数字在疫情后大幅下降,但根据泰国官方数据,去年在泰国拍摄的70多部外国电影为泰国创造了近40亿泰铢的收入,创历史新高,超过了同年泰国电影的总票房。

泰国旅游局在官网发表了一篇名为《为什么要在泰国拍摄》的文章,总结了外国电影爱在泰国拍摄的原因。

其中提到了泰国官方的大力支持。泰国为了促进海外合作,给了外国电影拍摄团队很大的自由度,审批程序也相对宽松。

泰国政府还制定了多种税收优惠政策,如免除拍摄地点进口税、减免艺人个人所得税和企业所得税等。

同时,泰国会按照制作成本15%-20%的比例给电影制作方一些补贴。

再加上泰国物价低廉,自然风光优美,越来越多的外国电影来到泰国取景,其中不乏好莱坞大片。

去年泰国靠取景赚了40亿泰铢,其中22亿来自美国电影。

事实上,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泰国影视行业就开始与好莱坞的成熟团队合作,从而逐渐形成了一套专业完整的行业标准。

看过一篇文章《在泰国开影视公司的中国姑娘:我想搞艺术,穷不要紧》,里面采访了一位在泰国开影视公司的中国姑娘理子。

黎姿说,如果一个外国电影团队在泰国拍摄,泰国有相应的配套服务,无论是剧组的衣食住行,还是手续和翻译。

她还提到,虽然泰国的人力成本低,但影视行业的专业人员和设备成本比中国贵。

前几年大量热钱流入娱乐圈,商业片发展迅速,票房逐年增长。

从2010年到2019年,全国电影总票房从101.71亿飙升至642.66亿,翻了6倍多。

看似烧油百花齐放,可惜都是空架子。

但那时候毕竟有电影看,有偶像追。

我们沉浸在这种虚假的繁荣中,看着一系列国产片打破票房纪录,一个流量神话的诞生,膨胀出一种全世界只有拥有国产娱乐才能赚钱的盲目自信。

再加上众所周知的原因,正在做梦的国内娱乐观众对外部娱乐越来越不重视,甚至欧美娱乐在内地越来越受欢迎。很少有人关心泰国娱乐,这是一个小众。

这两三年娱乐圈急转直下,作品越来越雷同,明星也变得沉默,几乎所有人都在抱怨无聊。

潮水退去,今年五一总票房不到3亿,降到十年前的水平,从2012年的2.34亿只剩6000万。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去年全国电视剧194部,连续三年下降。

也是在这个时候,泰国娱乐多次闯入我们的视线。

讲述媳妇爱上婆婆的故事《爱越界的关键》改编自真实故事。

女方是跨性别的“吹叶子”。

《用你的心诠释我的爱》这部具有电影质感的美剧,由于种种限制,没能改变只能做成兄弟情的内在娱乐性。

《非凡大三毕业季》披着校园科幻的外衣,其核心是对教育体制和社会特权的思考。

去年引起热议的恐怖片《灵媒》。

用成人尺度拍摄未成年故事,讲述校园“禁女”的阴暗面。

《两个半大孩子不撕》,两个少年从互相厌恶到产生好感的喜剧故事。

他们有不能拍摄供内部娱乐的题材。

内部娱乐没有划算的偶像化体验,但他们有。

内部娱乐没有电影分级制度,他们早在2009年就有了。

很多搞内部娱乐的人都流下了羡慕的眼泪。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看川立场,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3law.com/03law/105267.html

(0)
上一篇 2022年8月9日 上午7:17
下一篇 2022年8月9日 上午7:1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