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十四年,王朔回来了

▲ 2022姜文,王朔,芒克

一个

王朔的最后一本书是十四年前出版的。

那是2008年,王朔出了一本书《和我们的女儿说话》。前年还出版了《给女儿的信》和《新狂人日记》。那些年,王烁把股票都卖完了。

十四年后,王朔终于出版了新书,第一本 middot编年史”。

王朔最初写于 middot根据编年史的序言,这本书写于本世纪初,原计划三年完成。“后来,当我一头扎出去的时候,我又抬起头来。十年后,大街小巷流行戴口罩,我家孩子的耳朵变成了耳朵。计算机字数从5号变成3号,原计划40万字变成140万。”

王朔说,1991年停笔后,他不知道接下来要写什么。他想写一些很棒的东西,但他不知道是什么。

1992年,王朔红极一时,只要有井水的地方,他就能唱刘慈。这一年,王朔宣布要写一部大小说,“乱世佳人最惨,红楼梦却是一不留神写出来的”。

王朔本来打算写四大小说,第一部叫《看起来很美》,第二部叫《黑暗中有什么》。故事线相连,每五年写一部小说。他从小就开始写,记录了他一生的经历。

1999年,《看起来很美》出版后,虽然卖出了40万册,但反响并不好。王朔当即收下,不再写了。收藏这支笔的主要原因是,“看起来很美”并不是他所寻求的令人敬畏的东西。

“我写《看起来很美》,是从我幼儿园开始的,不是吗?写完之后发现不是这个。直到我找到了现在的故事,现在的故事结构,我所有的思想感情都可以投入进去。这种结构特别合适。我投射到古代和时代之后,我就自由了。”

2007年左右,王朔用这个故事写了一部新的小说和史前史,可以容纳他所有的思想和感情。

2015年,在许的推荐下,《南方人物周刊》记者快乐好拜访了王朔。

在王朔家里,他看到桌子上用黄纸散落着十几本旧书,是他正在写的史前小说的参考书。王朔一天写500个字,反复考虑,反复替换,找出最合适的,炼字如炼丹。

“我有点迷信。没写完的小说不能提前讲,就像做饭一样。食物揭开一半后,就没气了。”在写这部小说的过程中,王朔没有给任何人看过,只是偶尔给女婿看一会电脑上的朱砂。

王朔说他写这部小说犯了一个大错误。他想探索和觊觎中华文明的源头,然后就把自己留在了这里。在写作过程中,他也做了一些调查和准备。“怎么,一盒唾液送到成都某科技公司,测出来的是迪爱恩(王朔原创)”。

然后,得知他的祖母在6万年前离开非洲,走过苏伊士地峡,沿着亚丁湾、波斯湾、孟加拉湾,绕过马六甲海峡,进入北部湾。几代或者几十代之后,海风漂白了他们的脸。到了辽宁就翻脸了,成了东北人。奶奶的分支出来的比较晚,一万年前,是一脉相承的。从吉布提到大海,有一条船,一张扭曲的脸变成了东北人。最后,两个分支机构在辽宁凤城走到了一起。

在狄恩成果的加持下,王朔写完了这个故事。写了十五年,取名《起初》。是一部四卷本的小说,分为鱼甜、竹书、绝地天童、编年史。四卷小一百四十万字,第四卷编年史最长。

2

起初 middot这部编年史讲述了汉武帝的故事,它是以汉史为基础的,以汉史为镜,以史为民。从汉武帝亲政之年到汉武帝去世,跨越四十余年。相反,《鱼香》应该是王朔最早写作的史前。

最后先出了第四卷,这是王朔和编辑们讨论的结果。一致认为最后完成的这一卷文笔最流畅,阅读体验最好,而前几卷的趣味性、典故性、遣词造句都有待商榷。

王朔完全同意,“同意编辑的意见,把最好的、不含糊的部分先给读者。”《起初》是一部多卷的书,但是每一卷的章节都是相对独立的,从后往前读比较容易。在这里我也可以安心的做调整,主要是对之前的几卷进行删减和修改,这样每一卷我都满意了就放一卷,我就不辜负读者了。”

起初 middot《史记》是一部群像小说,其中李广、李陵、司马迁、张谦、霍去病等光辉人物都是汉武帝讲述的。

起初 middot《岁月》是你没看过的王朔的小说,也是你没看过的小说。

对于王朔来说,古老的背景是一个巨大的创作容器,王朔可以不受禁锢的自由展示。包括故事,包括语言。史书留下了巨大的空白,王朔可以自由舞蹈。

王朔甚至在书中给自己安排了一个角色,就是汉朝的望天。历史上确实有一个人,也叫王朔。王朔在《致女儿书》中对王咪咪提到:“第一任王朔是汉武帝的国家气象总监,官拜天朗。知识分子干部是勤奋的。具体情节很搞笑,是个彩蛋,所以不会很戏剧化。

这是王朔的一部小说《说开了》。我仍然记得他在三人行中公开演讲的巨大力量,许子东也应该记得。王朔录完之后,几天后,许子东上了《蔷蔷》,不禁感慨,“王朔做了之后,我们做节目就很难了。就像谈朋友一样,你在战场上打过仗之后,坐下来吃个蛋糕喝杯咖啡就没意思了。」

写“起初 middot年”,王朔查阅了大量的古籍资料,包括正史、方志、民间传说、各派哲学、古诗词、地理、气象、军事、数学,以及他自己的本职工作、医疗。乍一看,没完没了。他甚至认为这本书是他的读书笔记。

起初 middot年谱层次丰富,应有尽有。谁来都可以得到他需要的东西。你喜欢王朔那种直击天灵盖的语言流吗?是的。你爱看回到山与峰之间甜蜜点的故事,也有。如果你想读一本像红楼梦一样详细的百科全书,有。什么都不爱看,就想模仿别人,逼着别人跳出三界来看你的心。也有。

千言万语:喜欢热闹,处处热闹,想看看门道,道道如刀。

起初 middot岁月是一部用嘴写的小说。去年冬天,在写书的过程中,编辑和王朔沟通,想让他写个序言,谈谈为什么写这本书。王朔拒绝了,说他现在不会写。最近抽烟很多,嗓子也不好。编辑无解。你什么意思?声音不好和用手打字有什么神秘的联系?

王朔说:“等春天吧,等我嗓子好了,我就可以写了。”其实王朔现在的创作风格看似是手写,其实手的背后是嘴,嘴是他创作的核心武器。每写完一个部分,他都要大声朗读,直到一切他认为流畅为止。用嘴批改稿子,舌头就是一朵莲花。

“我是所谓新北京话口语的作者。查课文的时候,我得在口语上来回溜,敲了才觉得流利。」

所以如果你总是王力可说的语无伦次,那就大声朗读《起初 middot编年史”将是你近期休闲生活中的一个重要项目。

起初 middot年是王朔语流的狂欢。除了北京话,还有上海话、东北话、陕西话、英语、土耳其语、网络梗、自创方言、仿古歌…

用编辑的话说,“编辑的噩梦是读者的盛宴。」

王朔这次和编辑的关系很融洽。之前有一段时间,他不愿意出纸质书,因为编辑总是对改变视而不见,与编辑为敌。《看起来很美》出版的时候,他被编辑删了两万字,所有的文字都改成了“不知道北方在哪里”。差点气炸了。

王朔写东西跟着声音走,最怕不识字的校对。“他们帮我校对了手稿。我尽力选这个词,你看不懂,你给我改了标准。这个校对特别烦。包括编辑,只是在里面修修补补。为什么不敢给出版社?我怕他们会给我换。他们没文化,也觉得我没文化。真实”。

这一次王朔和新经典的编辑们的合作应该是很愉快的,从序言的字里行间就能看出来。在序言的最后,我还特意感谢了编辑。

“我要感谢这本书的编辑们,感谢他们的专业、真诚和奉献。学习古今汉字的常用方法和规范,是一种非常愉快的体验。被影响。」

之前看过一个编辑内部稿件阅读的视频。看了两个段子,一个是汉武帝生了儿子,大家祝贺。那些文字,那些对话,那些光彩,200多里,我突然好像进入了《我爱我家》。还有一段汉武帝杀了儿子后的独白。一段话灌下去,他的身体都凉了。我的感觉是,王老师写这一段的时候,起码得是湿润的眼睛。

“一不小心红楼梦”这句话纠缠了王朔30年。我不知道《起初》四卷本算不算《红楼梦》,但我已经初步觉得对王朔来说是个好梦。

“起初”起初不叫“起初”。王朔最早的名字叫《梦》,它的四卷被称为第一大梦、第二大梦、第三大梦、第四大梦。

王朔埋头十五年,写出了四大梦想。虽然他明确表示,他之前的一些作品是写自己的,可以算是“非虚构”,但只有《最初》才是他真正虚构的小说。但其实一开始我就觉得 middot编年史讲的是王朔自己的故事,一个被他变成无数故事的故事。

王朔一直想写一部不同于所有小说的小说。“很多年了,我一直期待着有一天能写出这本操蛋的小说,这样我就能踏实了。我可以放心地过自己的生活,到处走走,看看异国的风景,也会像电影里那样,开着车长途跋涉去拜访未曾谋面的朋友或亲戚,吃点没吃过的东西,每天躺在阳光下,或者开个酒吧。”

现在,这部小说终于写完了,王粲小姐终于可以放心地过自己的生活了。

作为一个普通的野生面条制造商和民间王薛佳,我只想再次祝王先生身体健康。等疫情稳定了,去转转,看看风景,拜访朋友,晒晒太阳,开个酒吧。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看川立场,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3law.com/03law/106479.html

(0)
上一篇 2022年8月14日 上午5:01
下一篇 2022年8月14日 上午5:0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