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如屑》同样是爱而不得,把余墨等四人放一起,差别就出来了

暑热未散,秋风已起。暑期档剧集大战日渐白热化,《天才基本法》、《张卫国的夏天》、《庭外》等刚收官不久,仙侠剧《沉香如屑》、《苍兰诀》正在热映,古偶剧《月升沧海》还未播完,职场剧《玫瑰之战》来了,紧随其后还有的王一博主演的刑侦剧《冰与火》。

《沉香如屑》同样是爱而不得,把余墨等四人放一起,差别就出来了

吃瓜群众被撩拨得眼花缭乱,困扰大家的不再是剧荒,而是好看的剧扎堆播,追不过来了。

人生有时很奇妙,我们会追哪部剧,我们会遇到谁,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拨弄着我们彼此的相遇。

《沉香如屑》同样是爱而不得,把余墨等四人放一起,差别就出来了

才女张爱玲有句名言:“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

能够在茫茫人海、芸芸众生遇到一个人,你爱他/她,他/她也爱你,是难得的亦是幸运的。但更多的人在这世上是遗憾着的,因为他/她爱的那个人并没有同样爱着他/她。

《沉香如屑》同样是爱而不得,把余墨等四人放一起,差别就出来了

《沉香如屑》中,应渊和颜淡是幸运的,遇到彼此,爱上彼此。但剧中更多的人是爱而不得,比如余墨、朝澜、敖宣和萤灯。同样是爱而不得,把这四人放在一起,差别就出来了。

《沉香如屑》同样是爱而不得,把余墨等四人放一起,差别就出来了

余墨对颜淡之爱

无论是天上还是凡间,余黑土的爱都感天动地。

在仙界时,余墨发现自己爱上颜淡时,颜淡已爱上应渊。余墨人狠话不多,藏好自己对颜淡的情感,默默守护她,只要她开心快乐就好。

《沉香如屑》同样是爱而不得,把余墨等四人放一起,差别就出来了

颜淡下凡,余墨放弃仙人之躯,宁愿成为妖,也到凡间守护颜淡。在凡间,他找颜淡找了九百年,才终于相遇,比唐周(应渊在凡间历劫时的名字)早一步遇到颜淡。

余墨一直用行动表达爱,却没有用言语表白过,或许害怕表白过后,如果颜淡并无此意,二人的关系会变得生分吧。

《沉香如屑》同样是爱而不得,把余墨等四人放一起,差别就出来了

不懂爱的花妖颜淡,误以为余墨心中爱的人是绛辰。她先把余墨当成靠山,后来当成朋友,从没有产生过男女之情。

颜淡和唐周相遇比余墨要晚,二人还是猫与鼠的天敌关系,一个是捉妖师,一个是妖。但对唐周,颜淡却不知何时动了情;唐周亦然。

《沉香如屑》同样是爱而不得,把余墨等四人放一起,差别就出来了

无论是在天上还是在凡间,余墨和颜淡都有缘无份。在仙界,余墨知道颜淡爱的是应渊,所以默默守护她。在凡间,余墨先遇颜淡,他拼尽全力在争取,却仍然敌不过命运的安排。

不过,失败和遗憾是两个概念。余墨的确是失败了,因为颜淡又爱上了唐周,但他并不遗憾,因为他已拼尽全力用正当的途径去争取

即便知道颜淡爱的是唐周,余墨依然默默守护着她的幸福。

《沉香如屑》同样是爱而不得,把余墨等四人放一起,差别就出来了

朝澜对余墨之爱

余墨摇响了朝澜的唤心铃,从此也拨动了朝澜的心弦。

朝澜爱余墨,爱得真诚,爱得热烈,爱得隐忍,爱得伟大,她知道余墨爱的是颜淡,就尽全力去实现他心中所想所愿。从不奢求得到什么,余墨开心,她便开心。

《沉香如屑》同样是爱而不得,把余墨等四人放一起,差别就出来了

敖宣对朝澜之爱

有人说,敖宣并不爱朝澜。错,敖宣是爱朝澜的,所以才会吃余墨的醋,所以才一直想要娶朝澜。

敖宣却并不懂什么是爱。在他看来,爱就是占有,是身体上和精神上的全面占有。他爱朝澜,所以不能允许她爱上别人,他宁愿毁掉朝澜,也不会成全她。

《沉香如屑》同样是爱而不得,把余墨等四人放一起,差别就出来了

另外,敖宣爱朝澜,但他更爱权力,二者发生冲突时,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权力牺牲朝澜。这是一种自私的爱。

萤灯对应渊之爱

无论在天上还是在人间,萤灯都爱应渊,但都是爱而不得。

《沉香如屑》同样是爱而不得,把余墨等四人放一起,差别就出来了

在天界,因为不能动情的天规,萤灯把自己对应渊的爱藏在心里。但她却把应渊当成了自己的“私有财产”,她得不到,也不允许别人得到。

一旦有仙子走近应渊,她便醋意大发,用权势和阴谋尽全力毁掉她,颜淡就是中了她的招,在天界才有如此悲惨的遭遇。

《沉香如屑》同样是爱而不得,把余墨等四人放一起,差别就出来了

来到凡间,萤灯仙子成了一个带着仙人记忆的凡人——顺德,且再也不可能成仙。再次遇到颜淡,她恨意未消,想再次杀死颜淡,幸亏唐周和余墨及时赶来,她才未得逞。

萤灯的转世顺德遇到应渊的转世唐周,她依然对他情有独钟。在凡间,没有天规的约束,顺德用尽手段撩拨唐周,唐周每每对她断然拒绝,不给她丝毫希望。

《沉香如屑》同样是爱而不得,把余墨等四人放一起,差别就出来了

顺德又再次把所有的恨都聚集在了颜淡身上,想再次毁了她,全然不管唐周的想法,唐周的愿望,唐周开不开心。

总之,在《沉香如屑》中,余墨和朝澜虽然爱而不得,但他二人对所爱之人都是不计回报的付出,不会因爱而不得迁怒他人,祸害他人。余墨没有去害唐周,朝澜也没有去害颜淡,二人选择了成全对方。

《沉香如屑》同样是爱而不得,把余墨等四人放一起,差别就出来了

敖宣和萤灯二人是相似的,都爱的自私,认为爱就是占有,为了得到所爱之人,耍尽卑鄙手段。爱一个人,本身没有错,错就错在以爱的名义去伤害他人。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看川立场,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3law.com/03law/106736.html

(0)
上一篇 2022年8月15日 上午7:53
下一篇 2022年8月15日 上午7:5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